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五月廿四

  終於收到了選民通知書,原來考完試不久便是投票的日子。

  我的選區可算是戰況激烈,不少政治明星都聚在本區:包括民主黨的兩大巨頭楊森及李柱鉻、左派的中堅分子程介南、查梁銘彥案時因「震驚」二字而一舉成名的葉國謙、因新界修訂條例而打響名堂的陸恭惠等。一大群人爭四個議席,不可謂不慘烈。

  而獨立侯選人中,最搞笑者非李鴻莫屬。這位先生提出了一個叫做「附屬特區」的方案,說甚麼要大陸撥地給香港發展工業云云,真是不明白一位做個編輯的人可以有如斯低能的想法。他的言行和外表,倒令我想起在第一課生化學教書的那位言之無物的老教授。

  至於在五月廿四會選那一份名單,至今仍未有定案。但我肯定不會選自由黨及民建聯。畢竟商界和左派的勢力己經操控了功能組別的議席。要是他們連直選議席也要染指,那就太可惡了。那些傢伙平時老是以商人及政府的咀臉講說話,在選舉拉票時卻擺出一個為民請命的姿態,虛偽得中人欲嘔。

  我討厭建制,討厭這個敵對人民的建制。

  理論上,我應該會支持民主黨,但我現在卻想反悔。在選舉論壇中,我常常見到民主黨凡事都以民主自由為理由。每次被問及一些民生問題,他們總是把問題推到不民主的政制身上。但這算是回答了問題嗎?畢竟,民生中很多的經濟問題是與民主自由關係不大的,不能夠說「有民主就夠了,不吃飯也不要緊」的啊!民主黨似乎把民主當成一種口號,這種「民主廉價化」的殺傷力實和「福音廉價化」不相伯仲。兩者稱得上是親兄弟,都是只求效益輕忽代價的產物。

  也許陸恭惠是一個理想的選擇,但她只是一個人應戰。在比例代表制的制度下,選一張只有一個人的名單實在不太划算。這個制度,既複雜、又不利獨立侯選人。本港的政治氣候還不是太政黨化,這堥S有比例代表制的土壤。

  混脹的制度,加上混脹的候選人,教我不禁為香港的未來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