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今日態度

        文章都已登了三篇,但我似乎仍未解釋為何專欄的名字叫「今日感覺」。

        現在我們所身處的,是個不平凡的時代--試問那個時空會像九十年代的香港般充滿是是非非?中西思潮的衝擊、酒色財氣的引誘、社會民生的動盪、道德淪亡的挑戰、再加上身份認同的困惑,使九十年代的香港成了一個「超級大染缸」。

        可悲的是,今日香港的教會很少去回應這個時代的需要:他們不是和建制融為一體,就是以「聖俗不相容」為籍口不加理會。更可悲的是一般青少年平信徒(老一點的老油條,不消題了)對信仰的態度並不健康:他們要不是沉迷於世界的福樂、不思進取的享受「廉價福音」;便是對信仰一知半解、對所信的欠缺了批判性的反思,使他們成為了九十年代的法利賽人。我很少聽見有人會像本站的「邏友」般反思信仰,而因信仰而對社會有回應、有負擔的更是少之又少。

        我不知為甚麼七十年代那「認祖關社」的口號在今天竟然成為現代人的笑話。上帝使我們成為中國人,我們豈不應以這身份為榮,並愛自己的同胞?我們不是應做好撒瑪利亞人麼?為何老是要把投身社運的弟兄標箋為「新派」、「自由派」?我不知大能的福音成了一種只強調「填補心靈空虛」的心理療法。福音竟成了一種「只問靈魂,不問公義」的民間信仰。耶穌在眾人的心目中只是黃大仙的同行?

        維根兄說:神學不科學便是狗屎。我在此補充說:信仰若沒有反思、沒有更新、沒有相應的社會關懷,便是垃圾,便剛好應驗了馬克斯的「人民鴉片」論。

        也許我罵人罵得很兇,但事實上我也是被罵的一位:原來我自己也是問題的一部份。今年升上了醫學院之後,我面對著史無前例的衝擊:入學時感到前路茫茫、面對陌生人感到孤單、溫習課本沒完沒了、見到她時又思潮起伏... 直到一月,我跌斷了手要做手術。這意外使我想到人生的無常、死亡的真實。我發覺我害怕死亡:原來我只是理性上的「知道」上帝,而事實上我缺乏經歷:我不是真「認識」祂。

        我知道上帝叫我身處於今日香港堛甄敺ヶ|,教我在非人的生活中操練自己。我要經歷一切的掙扎,從中經歷上主的信實、屋堅定我事主愛人的心志。聖靈就是那將危機化為轉機的一位,要我於教會的復興、民生的改善和國家的自強等一切的事工中有份。

        就在這「今日感覺」的專欄中和大家分享我我所思所想並所掙扎的,和大家一起砌磋、互相勉勵。

        May God ble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