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愛董的疑惑

羅杰才


        香港的社會波動,牽動各方關懷,由華人教會領袖成立的「以勒基金」與香港學園傳道會,發動「為香港一百萬小時禱告運動」,推動基督徒用屬靈的方式參與創建香港新秩序。

  今年的十月六日,運動以「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為香港一百萬小時禱告行動完成慶典」為題,在會展中心舉行結束感恩禱告會。並且成功邀請特首董建華出席作嘉賓,會中又以蔡醫(蔡元雲先生)一句:「董建華先生,我和太太在很多個早上都有為你祈禱,我們愛你。」使整個聚會升溫。結果使董建華深受感動,眼中泛有淚光,甚至口婸‘X:我很感動‥‥‥弟兄姊妹。得來熱烈掌聲,會場充滿感人和諧的氣氛。《時代論壇》第六八五期的封面專題,詳細展列過中情節。

  按「上帝與該撒」的原則,基督徒並有二重身分。既是屬靈的天國子民,也是屬地的公民,二者互不排斥,也各有所屬。作為基督徒關心社會或政治事務,那是以市民身分而非基督徒身分,正如一個當老師的父親在班房中教兒子,那是老師的身分,作父親的那一部分是用不著,也是不能用。

  這一次的百萬小時禱告,完全是以基督徒的身分推動、參與,是一個單純的屬靈行為。它是基督徒處身世界一種向上帝尋求力量和指引的行動,也是一個信仰群體用自己特有的權利、形式和言語,表達祈求與祝福。從這個前提界定,這個禱告會應當是一種純粹的信仰行為,並且只應在上帝和信徒之間發生。

  大會刻意邀請董特首出席,就使這個原是簡單的目的,變成了向董特首表達基督徒對社會的關懷,並對董特首表達了支持的信息。個人相信大會的主事者是出於善意,但在這個以向上帝感恩禱告,並宣稱「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的聚會中,來了一位董建華,迎來送往都要起立鼓掌,客觀上焦點就不在上帝身上了,使人感到有點像歌詠中忽然來了一個「突」音。

  把原該向上帝感恩禱告的聚會,變成了一個向那個被代禱者作見證,表示愛的機會,並且是那麼刻意地表達出來。個人以為值得商榷,這除了上述的原因之外,還因為董建華恰恰是被認為是使香港社會不澄明的因素。沒有人懷疑蔡醫,我們都尊敬他。但把原是夫妻在房間堛漕p禱,在這個數千人的場合公開「示愛」,效果又豈止令特首感動,相信也會令很多人「動容」,並質疑基督徒愛香港的愛,是一份怎樣的愛。

  愛,作為一個絕對的命令,有若倚天劍叫人莫敢不從。正因如此,愛也是不輕易出口的言詞,免得誤解和濫用。對於原模的事物,就如人、世界、國家、社會,我們可以毫無修飾保留地說:「我愛你!」但對作為特首的董建華如此說,合理的解讀就是無條件的支持、關心、接納。試問這句話落入全港超過五成對董先生施政不滿的人耳中,心埵閉し繴P覺?

  這次的聚會以為香港禱告為目的,卻以董特首為唯一的座上客,形像上產生了「香港繫於一人」的感覺,難免使人會問,為甚麼沒有司法界、立法會、政黨及其他不同的社會領袖在當中?我們說教會關心香港,並且不倚不懼權勢,別的人能會信服嗎?今日香港之不安,其中一個主要的問題就在於權力的傾側,人治的問題也是把太多的焦點聚在個人身上的問題。

  有基督徒親耳聽聞蔡醫分享,這次聚會中特首的反應,興高采烈的向我傳述,可見這個「特首眼淚效應」仍在發酵之中。經歷連年失利,作為當政者固然有責,但作為一個人,董先生也有難言之痛,難得在一個如此單純的場合,感受一種心靈擁抱,有感動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如果因他感動而歡喜,並且作為這個禱告運動成功的一個結果,董先生的眼淚一再被重覆。這對董先生、對社會、對香港,都不會有好處。

(時代論壇第六八九期,二OOO年十一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