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楊牧谷講道精選

耶穌登山變像的屬靈意義 下一世紀的屬靈觀
誰是真領袖? 豐年的咒詛與祝福

 

耶穌登山變像的屬靈意義

整理:葉嘉華

        『在改變的時代,教會要怎樣回應?』 這是我一直關心、有負擔講的題目。我最怕的,就是教會用各種藉口逃避社會的改變。結果,當社會改變,自己不變,慢慢便被社會遺忘,而人也不在當中了。就像啟示錄里的7間教會,經過近2000后,已不復存在,只剩下一片廢墟!而我們呢?不要說2000年, 500年后會怎樣,我們是否不會落在這種光景?

教會在開動社會中的角色

        當社會要改變,就表明我們的社會結構在變,要回應客觀的需要,只有活的社會改變,老化的社會無法改變。什麼是老化的社會?好比一個礦場,礦苗盡了,那個社群便死去,因為再沒有工作、活力,年青人遷至城市,這是一個老化的社會。

        我發覺你們是一個開動的社會。開動的意思,就是一個新生命要誕生了!這樣的社會需要一個接生的人。誰是那個接生的婦人?希望哲學的作者,布魯克曾說:『教會是一個開動社會的接生婦人。』換句話說,教會是在『已經有』及『理想社會』中的居間者。我們說上帝介入人的歷史,但祂怎樣在我們當中工作?祂需要有人與祂同工,讓祂的僕人及教會,與祂同走歷史。

        由祂來帶領的社會,便有了希望。寫『還看下一代』這本書的目的,就是努力說服人們相信下一代會更精彩。當中要花許多功夫來反省、奮起力追,才可能有機會與神同工,把新的改變帶到社會。不能像上一代,要嘛在教會熱切追求屬靈,對社會從不關心,要嘛就是在社會熱心工作,回到家中密室,卻不與神交通。讓我們一起讀馬太福音:17章1-8節。

耶穌變像,顯明祂是神?

        事實上,這段經文是不容易明白及接受的,因為里面有詳細的歷史記載,但是內容、即『耶穌登山變像』的事件卻不曾出現在人類歷史的經驗。如何解釋這段經文?許多人會不假思考便回答,神要藉此來顯明耶穌是神。是這樣嗎?

        有兩個原因說明不是這樣解釋的。第一,馬太福音沒有道成肉身的神學思想,換句話說,沒有痕跡顯示馬太認出耶穌是道。另外一個證據是,在猶太神學的認知里,神顯現的場面都會有雷動、大風、石頭及地震,而耶穌變像卻在安靜、完全被動的情況下發生。

耶穌變像有什麼屬靈意義?

        首先,要注意的是那座山,為何馬太要特別交待它?原來,山在猶太人的經驗中,是天人交接的地方。山永遠是神向人顯現的地方。而耶穌變像並非要顯明祂是神,而是顯明彌賽亞的身份,這是有分別的。馬太記載,耶穌的臉明亮如日頭,這種說法和馬太不久前說預言,提到將來在父國度的情形一樣,他們的臉發出光芒,好像太陽一般。耶穌在變像中,變成非常真的人,一個被改變、在彌賽亞國度得榮耀那個樣式的人。耶穌是初熟的果子,祂願與門徒分享這份榮耀,讓我們曉得將要改變成怎樣,像主榮耀的身体。

        另一方面,耶穌變像引起怎樣的聯想?門徒有什麼要求?三個門徒看見以利亞、摩西跟耶穌談話。當然,門徒很盼望這種經驗能夠延長。所以,彼得提議,好不好搭三座棚,讓我們住在這里。彼得沒有想到,他的要求被另一聲音掩蓋。天父從雲端向他們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祂。』在舊約,這說明了彌賽亞的身份。耶穌受死的時候,天上有同樣的說話,是上帝委派耶穌,代表祂做成救贖的工作。耶穌是否樂意接受作受苦的彌賽亞?歷史證明耶穌接受,並完成彌賽亞的工作。而『你們要聽祂』的『聽』,在猶太教師的傳統,不是聽聽說說的意思,而是跟隨、效法祂的榜樣,變得像祂一樣。

        門徒跟隨耶穌最后的階段,耶穌要讓門徒明白祂的身份及受苦僕人的形象,然后跟祂下山去,幫助長麻瘋病、患癲癇病的人。『不要停留在風平浪靜的屬靈高峰,因為山下正是狂風暴浪,那里需要你們。』這是耶穌登山變像的教訓。

彼得引發的『人生道理』

        講起彼得,他是個做多錯多的人,我很欣賞他。怕錯所以不做,不做就不會錯,這跟石頭有什麼分別?耶穌很愛彼得,不要怕錯!他是講錯了,但他若不講錯,我就沒有道可講了。我跟你分享一個人生經驗,你不要怕錯,上帝給你機會錯,因為祂愛你。只有愛你的人,他才會給你機會錯。男人都有固定的意念,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睡覺,所以看見孩子吃飯時,到處亂跑,便很生氣。媽媽有許多的愛,看見孩子這樣,欣賞得不得了。只要他闖的禍不太大,媽媽不會太過緊張。

        同樣的,有一天當你碰見所愛的人,也可以試試看。如果他完全不讓你錯,事實上,並不是緊張你,只是不願讓你弄亂他的時間表。如果他容許你有時候錯,就表示他關心你,這個人你不要放棄!

追求屬靈的反省

        今天,許多基督徒屬靈出問題,是因為在屬靈的學習上,一直停留在好的道理、深的感動。沒有機會下山,將好道理及深的感動與人分享,既看見別人得到希望,自己的信仰亦化成生命的經歷。這種基督徒的生命,套句話來形容,真是『晒流』!(粗俗卻貼切的廣東話)。所以,弟兄姐妹,讓我們謙卑來到主的面前,尋求祂的引導。

        上帝恩待華人教會,但當我們屬靈的教導豐富起來時,教會比以前更健康有力嗎?我們行道的腳是不是更靈活、有力量呢?我們屬靈的胃口增大,但我們的手和腳卻仍然瘦弱。面臨公元2000年許多的不確定,人感到焦慮,在可把握的東西上,盼望追求一種實質,不至於懸空。

        今天,華人教會靈修的熱潮缺少什麼?我們介紹的近乎都是屬天主教的靈修大師,如16世紀十架的約翰、17世紀的蓋恩婦人或20世紀的盧云,而華人教會則像宋尚節、王明道等。他們的洞察力及經驗實在值得我們追求,然而,現在無法提供我們下山之路。我們只喜歡讓概念停留在記憶,沒有下山,讓屬靈的道理体現在生活。

        下山之路在那里?德蘭修女的見證—提供教會『下山之路』講起德蘭修女,大概很難不以她為我們學習的榜樣。她的生命給了我們至深的感動。

        她說:『我只是耶穌手中的一枝鉛筆,所有的文字及圖畫都是祂寫的,我為祂所用。』

        令人感動的是,無論她接見任何媒体的採訪,如時代周刊及電視採訪,燈光雖已照在她身上,只要她的同工來通知,她照顧的老人即將離世,她都會把記者們留在當場,走過去、抱著垂死的病人,讓他在愛與尊嚴中死去。

        為何能夠一生擁抱被棄的人?她說過一句話,我相信可提供教會一條下山之路。她說:『我在每一個被棄的人身上,看見了耶穌的影子。』這並不像我們文字里所投射浪漫的影像。她照顧的病人,包括生麻瘋病的老人、有T.B. 的小孩。最近,她要開一間收容愛滋病人的醫院。在你周圍的人,一定有人落在無助、被棄的當中。他是誰?就是耶穌說的,我弟兄中最小的那一位。

        有一天,主怎樣分辨山羊和綿羊呢?因為你有學位,所以你可以成為綿羊、站在右邊嗎?是因為你沒有學位、金錢和地位,所以你就是山羊嗎?那些被判為山羊,進入永遠黑暗、哀哭切齒的人,怎樣為自己辯護呢?他說,主阿,你冤枉我了!

        我那里看見你餓了,不給你吃?你沒有衣服穿,我不給你穿?耶穌說,你錯了,不是我,是我弟兄中最小的那一位。你看見他沒有衣服穿,你不給他穿。他生病,你沒有去安慰。惡人,離開我吧!

        許多事,我們看不見,但以後審判時,要解釋的就多了。假如耶穌說,我弟兄中最小的那一位,就是已經好久沒回到我們當中的人,有些人有病,有些人困在家里、被許多問題圍困,有沒有人打電話、寫卡片,向他們表達一份關懷?

結語—認識屬靈人,作屬靈人

        結論讓我這樣說,屬靈的追求是一定的。我們正進入一個比較整全的時代,追求屬靈不是離開世界。上帝給我們工作,好好賺錢,沒有罪的成份。整全的人生觀,是要我們全心愛主、追求認識祂,在社會也要全心投注在我們的工作,用最好的來榮耀上帝。

        這不再是一個either or ,而是both and的社會。

        怎樣將所學的用在外面的社會?唯獨屬天的形像,落實到我們弟兄中最小的那一位,才是我們說的屬靈人。追求屬靈的人,一定要帶著時代因素、帶著時代的傷痕。他將屬靈的道理行出來,讓人從身上聞到耶穌香氣、看到希望。

 

 

下一世紀的屬靈觀

整理﹕吳結儀

        『面對下一世紀的人,教會先要了解他們,按著他們的須要去牧養他們。』在我們周圍的青少年,會發現一群反叛性的青少年,他們反傳統價值,一切倫理都不贊成,都有他們各自的意見,而這一群人,我們常認為他們須要極端的悔改才有希望。但是,我們這種舊有的思想框框是不能夠承載他們;把他們帶到上帝面前的。

后現代新人類

        美國一位社會學家,Bells把這一群人稱為后現代新人類。他認為我們歷史的舞台是新人類所占据。而德國一位哲學家Habermas 非常不滿意Bells的理論,他認為現在的價值還沒有完全被發揮,怎麼會出現另一種價值?因此,他要用最大的代價去打倒后現代模式。

        其實,整個社會狀況告訴我們,Bells的理論可以描述現代實況,而Habermas卻只講到一種理想。為什麼?原來人在近代經歷了一個非常嚴重的瓦解,新現實已冒出,而舊的卻不能解釋新的一套時,那麼傳統一套就被解构了。

        舉個例子,我們這一代當傳道的價值和目標是否依舊與三十年代王明道的一樣?我希望你們明白,上帝在這一代呼召你就是要你去牧養這一代的人。我們現代當傳道人必須擁有現實感,不要一直做夢幻想我們可以回到王明道那個時代。若王明道再生也不能肯定能把我們的教會、我們這一代,有效的如同他那一代一樣帶到上帝面前。儘管這一代的傳道人不能用王明道那一套解釋這個時代,卻不等於我們這一套是不合法。我們可以做到的,王明道未必做到!如果我們不敢這麼說,我們做傳道人的勇氣也太可憐了!

        這個世界不是那麼簡單,我們這一代是上一代所欠的債,而下一代是我們這一代所欠的債,這是有關連的。尼采講過一句話─我們這一代是成長過來的。意思是,我們以前需要宗教是因為我們還沒有成長起來,所以需要宗教成為枴扙幫助我們前走,現在人已經成長了,不再需要宗教。然而,人離開神,人會更像一個人嗎?還是更不像人?在尼采那個時代,無論是社會學家或是教育家們都說人是萬物的始主。但是,當人離開上帝,人卻變成人失去了原有的一切性情。因此,到了現在,我們再沒有一個人敢用自己作為尺度去衡量人應該是怎樣,萬物應該是怎樣。這就是上一代的債。

        繼續下來的一代,將會面對怎樣的解构呢?有社會學家研究教會為什麼會漸漸失去人數?而新興起的宗教卻又擠滿人呢?他們得到的結論是主流教會的態度就是太固執不肯改,一直持守著以往的傳統;自由教會卻因為太空洞,好高騖遠,總是不斷改革和爭取。換句話說,當我們重傳統要保留現況時,我們就會失去人心,這是公平的。無論是什麼宗派,我們都沒有充分重視人心的需要。結果,我們就為二十世紀,營造了一個非常大的宗教空白!因為本來已存在的宗教卻沒有做好功課,失去了領導力,以致在二十世紀,人類出現了從來沒有的新宗教興起和舊宗教復興。

        怎樣從現代的宗教情況和他們的興旺看我們自己本身的缺點呢?其實,我們都因重視自己的傳統而忽略了這一代人對宗教的要求!他們要求什麼?首先,他們要一個對他們要求嚴格的宗教,無論在生活起居、奉獻、習慣等。另一方面,他們也要求一個非常個人,非常感性的宗教,特別是屬於一個及時和個別的牧養及關怀。而靈恩派都做到這兩點,因此,他們的信徒日增。

后現代人的存在環境

1。經濟:

        我們會發現,現在的世界被經濟所主宰了各方面的發展,包括個人或社會。我們也一樣被經濟所影響,並滲透了我們的內心空間,成為一個消費意識非常強的人。

        當人太注重消費文化時,人會容易墮落。好像每個人都是消費市場的一個符號,有些有價值,有些沒有價值。人被消費文化霸佔后,人就會以價格代替價值,名聲代替真理,廣告代替品德,數字代替真實的人,而人也變成了價錢的一個單位,可以互相利用。這是我們現代經濟的情況,我們應以現實的眼光去看待,並尋找出路。

2。文化:

        在整個文化大趨勢中,會發現不是高級的文化得到發展,而是它必須要往下爬;附屬在庸俗的文化,才能得以生存。舉例,香港是中國的邊緣文化,北京卻是中國的中原文化。然而香港文化卻比北京更流行。直到如今,當你去到中國的每個地方,都可听到香港庸俗的廣東話。新一代的人,為了要唱香港流行歌曲,看香港電影、電視劇、努力去學習這庸俗的文化。

3。生命:

        后現代人最明顯的特徵是厭惡我們常說的意義,他們所要的是感官的体驗和了解,就是一種可以隨時能有把握,隨時可以實現及隨時能夠体驗的感覺。他們完全拒絕理性的檢查,也不認為自己這樣有錯,需要后悔、自責或內疚,反而感受這樣就是生命的扎實感。然而,我們這一代卻看他們這樣的表現為一種墮落,認為他們須要更大的悔改,回頭。我們几乎還不了解他們。

后現代的屬靈定位

        后現代又怎樣看自己和靈性世界呢?后現代人嚮往動物般的生活,只求於食物與性。若我們注意到四周的商店,會發現售賣有關食物及性的店多過售賣有關靈魂所要的東西。但是這種的嚮往卻不代表他們也只為了這一些而活。

        我們上一代常誤解他們這種嚮往動物生活的人不需要宗教。然而,他們所須要的宗教是一種即時的安慰、鼓勵及引導;不是我們常傳給他們那种為了靈魂去尋求終極的指引。他不是要重建與上帝的關係,而是可以即時幫助他去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何與人相處更好,對自我的對待更舒服,更有力量。而這樣的一個果效能讓他們感受到這是一個有效的宗教。但是,往往今日的傳道人在講台的信息卻成了一種應酬,失去了一份嚴肅感去渴求真理在他們心中萌芽並札根。

        看見后現代的屬靈定位,我反而想問,當我們把信仰的棒子交給下一代時,下一代會更加好還是更加沮喪?那就要看我們如何去教導。

基督教信仰的適切性與必需性

創造論

        新舊約都有講到基督教的信仰。往往我們所注重的基督論與救恩論等等,卻忽略了創造論的重要性。整個華人教會及西方世界都沒有為創造論作好功課。如果我們要把信仰的棒子更有效交給下一代,讓他們可以在信仰上有存活的空間,我們就必須要重建創造論。 我們要以怎樣的路線發展創造論?可從三方面了解:

1。 我們的身体

        屬靈世界源自於上帝,帶有祂的血記和祝福,包括了我們的身体。因為,我們愛這個屬物世界包括了我們的身体,都是合法的。

2。 屬物世界本有神屬物源自上帝,也屬於上帝。

        擁有權與主權只屬於創造權。人的罪也沒有能力可以因為我們犯了罪,墮落后而把本於上帝的轉過來獻給撒旦。任何在上帝以外的目的都只會帶來破壞,世界只按照上帝的設計而走。誰了解上帝的設計呢?只有你和我!因此我們就有責任告訴世界對與錯。作光作鹽是一種消極的態度,我們的角色乃是作為管家,极極參於神的設計。

3。 世界有一個終極目標

        創造的原因就是世界的末時﹝End Time﹞。基督徒有責任指引世界跟著神的模式行走。上帝是創造者,屬物世界包括了我們的身体就成了下一代對意義的了解、屬靈的了解和世界的了解。然而,如果我們否定身体所了解的屬靈世界,你想這個世界會成怎樣?它就有如把孩子手腳砍下,使到他們不知道怎麼辦。不要否定孩子向我們描述的世界,因為這樣了解是很實際的。不要迫他們像我們一樣只用幻想去了解,並用一生等待那永遠不會實現的世界。

道成肉身

        道是我們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傳統。但是,我們的道卻只停留在听、傳、講而已。后現代人最不耐煩我們這種表現。他們所要的是体驗,要從行道中去体會這道是真的。當年耶穌基督也是以行道去吸引更多平凡人,祂透過破陋的身体發出祂心靈的真善美。我們中國文化只講真,從不說美的東西。連我們的宗教也是如此,我們有很多言論,卻沒有美的感受。什麼是道成肉身?那是永琱W帝的道變成了一個雖然在外表破敗,里面卻因美而吸引大人至小孩,凡夫至大官。

        我們真要感到羞愧,因為我們本有的信仰版本被我們弄壞了,再沒有生命的美去吸引別人。要悔改的真是我們,要不然,我們的下一代就沒有希望了。

結論

        下一代的屬靈觀會怎樣?不是看我們這一代要怎樣不斷往上爬去學習教導下一代的人,而是看我們怎樣用昨天的非去改進並變成今天的是。這樣的人才配得有自由活下去的機會及勇氣。我們有很多過去的事要感謝上帝,同時也有很多事要我們不斷改進昨天的非並成今天的是,這樣我們的下一代才可以提拔而上,可以生活,可以安居。下一代的屬靈觀能更好是看我們這一代怎樣去改進昨天的錯,付我們昨天還沒有付的債。

 

 

誰是真領袖?

整理:吳蓮珠

領袖難尋

        在香港,身為母親的,若碰到孩子調皮、不聽話,他們會感嘆說:『真的,生一塊叉燒好過生你』(廣東話),來表達自己的失望。有些孩子實在令人頭疼,拿他們沒法子,看見他你可能會對自己說:『當初為什麼要生他?』他們活在這世上只有消耗沒有建樹。這市面上越來越多的少年人,比叉燒還不如;下一代會越來越多比叉燒更不好的人,他們只是站在那里、等在那里,等一個能夠吸引他們,帶領他們的領袖。

        下一代的領袖會更難尋,更寶貴,因為這些領袖經不起考驗,他們很快的冒起,也很快的消失。到底下一代,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怎樣的領袖?到底什麼人能對下一代產生決定性的作用?在教會中,誰是我們下一代孩子們的領袖。

        按我們那一個時代來說,在位的就是領袖、掌握大權的就是領袖、可以決定事情的就是領袖、可以擺布他人的就是領袖。所以在教會中,有以上特徵的就是領袖。其實這是教會領袖嗎?還是行政主任?是一個屬靈的領袖領導人呢?還是一個只懂得去擺布他人者?行政主任不是一個教會領袖。

真領袖與領袖欲

        在神學界,許多人都想當神學院的院長,可是當院長總有開不完的會和理不完的行政工作,絕對不會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好好的教書和看書。可是還是有許多人爭著要坐院長的位,我真不明白。難道行政真有那麼大的吸引力,難道權力即是領袖嗎?耶穌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只是你們中間,不是這樣......』可10:42-43。你們作領袖的,不是那些把權弄權的人,那不是真正的領袖。

        在教會中出現了另外一種的D.I.Y.(do it yourself)領袖。我們訓練他們成為將來的教會領袖。這些受過訓練的基督徒,他們蠻有作領袖的慾望。在教會里面,也有許多這樣的人。每一個都爭著要作領袖,個個都要發命令,卻沒有一個願意執行命令。耶穌說:『因為我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古教會的領袖觀

        到底古代教會怎樣看一個領袖呢?什麼樣的人才叫領袖。

(一) 真理

        真正的領袖是可以按著實際的情況,給信徒真理的指示和教導。當時沒有學校可以讓這些人進修,他們的真理基礎是建立在神面前自己下的苦功。他們用功讀書、研究聖經。當時有遊行的講師,到處遊行講道。這些僕人要在教會中為群羊守望,在羊群中糾正遊行講師所給予的錯誤教導。

(二) 生活

        教會的領袖是要在道德生活上做眾信徒榜樣的人。保羅提醒提摩太,『常存信心和無愧的良心。有人丟棄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壞了一般。』提前1:19

        我發現在教牧當中,在男女關係上常搞不好。教會領袖行為不檢點,沒有好見証。原來古代教會的領袖,在生活上必須成為他人的榜樣,他自己必須是一個有無愧良心的人。

(三)試煉

        領袖是當羊群遇到試煉時,教會遇到試煉時,領袖是保護羊群的人,不是一個先跑的人。香港的97事件, 是一件很痛心的失敗見証。許多教會領袖都丟下羊群,移民海外。在以西結書,上帝責備這些僕人為惡僕人。因為他們喝剩下的水,用蹄擾濁,吃剩的草,用蹄把它踏壞了才跑。

        那時候,有些人對全香港的教會說:『香港是個被丟棄的橋頭堡,我們要跑到另外一個地方,重新建立另一個橋頭堡......』。我聽了很生氣,為什麼他們要這樣說呢?他們要走為什麼不好好的走?吃剩下的草和水,你為什麼要把它踏壞和弄濁。

        我很傷痛。因為有些教會是我曾經幫助過他們的,當他們的牧人要走時,全体教會哭著要求牧者留下。但走的人如此說『大陸的情報人員,到我的班公室來翻我的文件......』我真不明白,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小傳道,為什麼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為什麼要以這樣的藉口來為自己找理由呢?

        第一世紀末第二世紀初期,受人尊敬的教父玻旅甲,他大概與約翰同工過。當約翰死的時候,整個教會陷在風風雨雨中。羅馬皇帝加速的要打擊教會。玻旅甲是眾教會的領袖,他成為明顯的目標。羅馬皇帝知道只要打擊他,教會一定會瓦解。當會友得悉這風聲時,勸玻旅甲早點離開,但是他不願意,於是他的門徒把他半綁架半強迫的送他到城外的一個倉庫。當他一安頓在那里,就責備自己說:『我所事奉的上帝,從來沒有虧待過我,我那里可以在現在叫祂失望呢? 』於是他就回到城里。還未進城,就被羅馬兵丁捉住,解到刑場去。信徒都痛哭流淚,因為他們曉得這個老僕人是不需要死的。但因他放心不下羊群而回來。

        歷史告訴我們,當玻旅甲給火活活燒死了後,福音的火就在那地區燃燒起來一直燒開去。

        在中世紀的改革時期,慈運理被派到蘇黎世的一個城市,做一個講道的牧者。他剛上任時,那地方正流行黑死病。他的助手和會友都勸他快點離開,因為當時沒有醫院及醫藥設備,來照顧這些病人,慈運理就服事這些人。他的跟隨者勸他離開,慈運理說:

        『在這個危險時,我離開他們;平安時,我那有面子回來呢?』結果他留下來。

        慈運理最後也得了黑死病,他身体非常的弱,但是卻死不了,最後終於慢慢復原了。因著慈運理的行動,整個城市歸信了耶穌。跑掉的人,可以自保,但平安的時候那有面子跑回來呢?

        耶穌復活以後,在以馬忤斯路上碰見兩個滿臉愁容的門徒。耶穌問他們為什麼憂愁?他們回答說:『你在耶路撒冷作客,還不知道這幾天在那里所出的事嗎?』

        於是門徒把所發生的事,詳細的告訴耶穌。只是在他們重述的時候,惟獨缺乏這事件背後的神學意義。門徒憂愁是因為他們以為耶穌是一個隬賽亞強人(Messianic Victor),祂來是要把猶太國從羅馬的鐵蹄拯救出來,釋放他們作一個自由人民。耶穌怎麼可以死?不單死,且遭受羅馬兵丁的戲弄成為Messianic victim(受苦的彌賽亞)。耶穌的心疼就在這一個『關口』。『無知的人啊,先知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基督這樣受害,又進入祂的榮耀,豈不是應當的嗎?』你先要作的是那個受苦的僕人,然後才能作彌賽亞強人。不要顛倒了次序。

        當耶穌進到門徒的房間,與他們一起擘餅。他們從耶穌擘餅的手式認出是耶穌。這經歷使這兩個門徒,有很深刻的改造力,那時他們就完全的明白過來。原來,這一位是我們的主。『人子來,不是要受別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做多人的贖價。』

        真正的領袖不是有多大的權力、不是擺布人,乃是服事、乃是受苦。然後主把它提升起來。

        你說你不明白下一代,但你仍然可以服事他們、愛他們,作他們的僕人。你就是他們的僕人,不要想到Messianic victor那一個model,其實Messianic victim才是我們的進路。你想要作下一代眾羊的僕人,怎麼做?不光是有一個目的、意願,要問有什麼是我可以去做的?

兩件不可少的選擇

        第一,你必須選擇自己的身份。我們要選擇我們的身份,不要做一個來者不拒的人。選擇了之後,我們要專一。絕對不讓別人來打擾我們的時間,也沒有任何的藉口或理由可以逃避。第二,選擇與你身份相配的事件,記得:

        1. 你是上帝話語的出口、是上帝話語的執事。要按時間分糧。

        2. 作你會友的靈友,同他們一同渡過風雨,走過水火。你一生會得著你的靈友。你要立定你的心志,你要選擇你的身份,然後你要好好做好那惟一與你身份相配的這兩分工作。

五年的應許

        看見你們,我很高興,因為你們都是一群年輕的同工。為自己定一個目標,用5年的時間,好好裝備自己。你不要一直在想,我有的,你沒有。其實你有的,是我沒有的;我沒有的,我永遠不會再有。給自己5年的時間,我今天有什麼,你5年以後一定會有。你是可以擁有的,而我卻不能夠再有。所以年輕是好的。你不要羡慕別人有,給自己5年的時間。聖經若讀不好,用5年讀好它,好好利用工具、時間把自己裝備好,成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領袖。

        你們所處的社會是一個胎動的時代,是一個機會,所有的事情都在改變。上帝需要一個夠硬的肩膀,祂能夠踏在你的肩膀上,踏進我們的歷史里。

 

 

豐年的咒詛與祝福

經文:詩篇144篇:12-15
整理:葉嘉華

前景—定位與場景

        要進入主題前,讓我先做一些定義。在猶太人的神學,『豐年』是豐收之年,提到物質上的收取及豐盛。同樣的,全球未來幾年,可能會經歷前所未有的富裕。無可否認,因著政治及地理上的原因,非洲許多地方仍有饑荒,朝鮮近幾年內,不會擺脫貧窮。但由於特殊環境的改變,我們將經歷富庶和豐盛。

        另一方面,不單物質富足,現在人心也非常渴慕宗教。對教牧而言,這真是『豐年』,因為人心已預備好了!這個景況,可能是歷史從未出現過的前景。公元2000年的秘密在那里?就是人人對它都有一種渴望。禾場成熟了,只要講道不空泛,對症下藥,便可以豐收!換句話說,只要不讓自己信仰老化,運用最好資源,面對最好的心田,我們經歷的,就是我所說『豐年』的意義。 咒詛與祝福又是什麼意思呢?事實上,每一個祝福,都埋有一個墮落的種籽。人性里面,常有一種捨本逐末的傾向,只要恩典,卻忘記上帝。當人什麼都有的時候,便容易墮落。他不再需要施恩的主,因此,主把權和錢收回,讓人重新認識祂。另一方面,當我們享受了主豐盛恩典,便切望和別人分享領受。生發的催逼感,構成一種挑戰,叫我們緊張手頭的工作。這就是題目的意義。成績如何呢?

豐年不是樂觀的善果

        上帝賜下美好的恩典,就本地而言,就是經濟的成就。上一代的努力,創造經濟成熟環境,亦造成下一代的經濟人。經濟人是怎樣的人?有什麼特點?經濟人就是空心人。他越有錢,心靈越覺空虛。以前,為了謀生,不斷工作找錢。有錢后,失去生存焦慮,便開始注意到空洞內心。因此,下一代將花更多錢,來滿足心靈。 這個情況,使一些宗教人士富有起來,也反映這一代面對的屬靈真實問題,不像上一代常說的:『這世界非我家過一個逃避的神學。記得,在教會,我們曾有的矛盾經驗嗎?在主日學,教小孩唱《這是天父世界》,崇拜時,則搖頭唱《這世界非我家》!如果再不改這個神學,如何在下一代生活?』

美國國防部的報告

        我要引用兩份具國際地位的報告,來說明現在的情況,並不關乎個人樂觀或悲觀。今年5月,時代報刊刊了一篇文章,題為「Too good to be true.」文章引用許多調查,說明美國的富裕。有一段話如此說:『25年來,我們社會的經濟,好到一個地步,連小孩的數學也進步了。』對美國人而言,這件事有不凡的意義,因為他們的數學很差勁。

        大家都知道,每年美國預算都有赤字,但今年卻出現80億美元盈餘。另外,國家連續7年經歷經濟成長,在歷史未曾出現如此長的記錄。失業率低於5%,為24年以來,最新低點。通貨膨脹在3%,工資比上個月高出5%,主要付給低工資的人。美國內部大好的情況,影響了國防部每4年的評估報告。

        根據國防部這份報告預測,直到2015年,美國才會有真正的對手 (Competitor)。2015年以前,國際上出現的威脅,不會令美國擔憂。換句話說,中國和俄國的威脅,18年后才會出現。由於有這段相當安全的時期,國防部長科恩就提出3項建議:

        1. 關閉美國境內一些軍事基地。

        2. 裁軍6萬1千6百人。

        3. 減少3種飛機的訂購。

        這個意見,使國防部預算大為減少,部門發展縮小。為什麼呢?他解釋說:『因為現在世界,沒有出現像冷戰時期蘇聯強國。地域性軍事聯盟的力量,沒有可以與美國匹敵的。維持巨大的軍事基地,已毫無意義。』這對外有什麼影響呢?

        中國擴軍立時放鬆不少,不再把許多錢放在軍備,而投入經濟發展。以前投入軍備的錢,可以救濟多少人?數目肯定是龐大的。美國國防部報告出來以後,同時,蘇俄發出一項宣告。宣告內容宣佈,從1998年至2005年,蘇俄要把現存4萬噸的化學武器消毀。簡單說,有一段時間不會出現嚴重的戰事。

        前線無戰事,後線就有建設。意即,有好多資源等待人去開發。我只能用樂觀來形容。這不是單方面的願望,而是實際情景。有趣的是,刊載政治評論的雜誌,銷路統計下跌。為什麼?因為沒有衝突。

        然而,我們一定要公平。從另一個角度,持衡來看,在這個世界,悲觀還是最有市場。為何人心總是傾向悲觀呢?這里有幾個說法,你們看可否解釋這種現象。

        為何悲觀有市場?悲觀是防空洞

        悲觀的心理,有屬個人和社會的。先從個人角度說,中國人的智慧常言道:『好事多磨。』意即凡是好事,都不會持續。辛苦走出戰爭,使中國人相信,有好事發生,背后必藏有陰謀。

        在生活里,我們也小心翼翼,免得受騙。我們總認為,從小到大,不曾傷心過是不健康的現象。上帝為人造顆心,就是要人傷心,我們一定要『破碎』才好。你看我們多變態!(眾笑)

        這樣,『黑雲蓋天』就成了我們的人生觀。另外,我們以為只要悲觀,就可以讓自己置身度外,不用冒險了。孩子闖禍,做父母的,就說:『我不是老早告訴你了嗎?你不動,就不會發生事情了。』原來,我們喜歡以『悲觀』做藏躲的『防空洞』。這樣,就不需要參於其事啦!社會充滿了機會,上了年齡的人,卻退到一旁。結果,年輕人一衝,賺得滿滿的。就社會來說,一派樂觀的樣子,總會讓人質疑。如果要別人聽取自己的意見,就必須把手放在背后,裝出一副嚴肅樣子。別人看你好像很有深度,就以為你說的東西有道理。當你笑嘻嘻,表現出一副樂觀的樣子,所有人便感到懷疑,那里會有這種好事。悲觀變成深度的化妝品。

        這種跡象,也見於通俗的流行文化。戰亂時期,我們看到的電影佈景,都非常華麗!如影片《飄》,就是其中例子。現在,電影上映的都是什麼?看到的,都是些天災人禍的恐佈片,如火山爆發之類。在人們感到安定時,就弄出個恐龍!安定太久了,教會牧者喜歡說預言,就像看恐佈片一樣,要扮演平衡心里的角色。『耶穌很快就回來了,你還在這里吃黑椒牛排!小心啦!』因此,這種書便吸引人了。

        為何安定時,我們總想像災難的來臨?出了什麼問題?這里出現一個基礎問題,就是不了解舊約神學的金銀珠寶!

舊約神學的金銀珠寶—這世界是我家

        在剛才唸的詩篇,讓我們看見一副歌舞昇平的畫面。同樣的,這種情況也出現在新一代。我們的兒女都成長得好快及早熟,生活的素質也大大改善,不要以為這只是努力的結果。申命記28章4節告訴我們,物質豐盛和社會太平,不僅是努力的結果,更是上帝賜福的印記。原來,我們家有金銀,享受豐盛,不只因為美國國防部報告,而是神的恩福!下面我要跟你們分享的,如果你能接受,就明白如何享受這些,如果你不能,就繼續偷偷摸摸生活。

        什麼是蒙福?我們常說的蒙福,都是屬靈上的祝福。這固然重要,但那里可以光是有這些?當你的弟兄沒有得吃,老天哪!你不要說,願你平平安安去吧!真糟糕!他餓了,你就要給他吃,這就是上帝賜給他的恩。所以,就猶太人而言,蒙福先提到物質。猶太人沒有來生觀念,上帝的恩屬今生今世,絕不抽空!誰是蒙福的人呢?就是聽祂話、守祂約的人。這就是申命記神學的重點。

        到底猶太人怎樣看財富呢?首先,猶太人認為財富是上帝賜給他的,讓他享用。這個世界及這個時刻,是屬於神的。既然這是神賜給你的,你就要無愧疚來享用。享用就是不霸佔搶掠的意思,乃是要努力工作,尋求公平的分享。對那些缺乏的人,你要慷慨幫助。因此,我們便能對自己的財富,保持平常心。

        在申命記里,對於這世界是我家,有充份的教導,若忽略這些,后果相當嚴重!這世界既是我家,就不需要去賺得全世界。每天,你不會抱著Hi-Fi System來Kiss,而是抱我們的愛人。世上的物質,是讓我們用,不是去愛的。次序掉反,便出現問題。

        如果明白這世界是我家,就不會有『妹仔』的心態。妹仔就是趁主人不在,偷偷享用主人東西的人。若那是你家,你還需要晚上起來,偷搽化妝品嗎?

        明白這世界是我家,換句話說,就會好好運用各種資源,去做分配,做好管家。福音派對物質世界,有過多的罪疚感,因此,常以危機感作為我們信仰的推動力!我們常有危機感,因為我們相信,上帝是站在貧窮人那一邊。然而,當我們不再落后,活於發展的社會,你要怎麼辦?你如何捕捉危機感?我要問,基督信仰必須要用危機感作肥料嗎?

危機感的是與非

        美國一些福音派發現,傳統傳講的道理,都沒有錯,但卻失去生命力。基要派的要義與現代,顯得格格不入。信徒的信仰生活分割,教會和社會簡直是兩個世界。為此,他們做了大量研究、討論及論文。他們發現教會做的工作,只一味建造靈魂按摩器。所面對的問題,是與實際嚴重脫節!就像我們一直喜歡做的奮興會,刺激安慰一下,事后卻感到無奈和空虛。你稍為去注意,那些提倡財富與健康的書,就知道我沒有誤會他們。你是不是也面臨這樣的問題?面對豐年,你是否遇見陷阱?

豐年的咒詛—財主的悲歌

        路加福音記寫,有一個財主,對自己說,我要擴充貨倉,好讓我的靈魂享受用不盡的財富。整段經文對危機的描述,給我們面臨豐年情境時,3方面正確的提醒。

        財主第一個悲歌,就是一切只為自己,沒有別人。他的世界,就是整個世界的版圖。只關心自己的心態,產生極大危機。

        第二,他一生只以身體和口腹作為目標,完全不關心靈魂的事。他把靈魂的需要全放在肉身,所以他說,靈魂哪!好好享受吧!殊不知,肉身容易疲勞,靈魂卻不會。因此,享受太平的日子,我們不要搞不清楚這兩回事。

        最后,這個財主只看今生,不管來世。怎樣才活得精彩呢?是不是說,你現在要怎樣,才努力嗎?錯了!基督信仰里的末世論,最基本的意義是,你的將來要決定在你現在的生活。不是去預測會發生什麼事的九流神學。我們明天要如何?見主面的時候,就要怎樣。以前我以寫書作人生目標,有一天,我聽到Karl Barth的故事。他來到天堂,拿了一排書,跟主說,這就是我一生。結果,旁邊有個天使便大笑,他便一臉羞愧。自此,我改變了,只要有患癌症的人需要安慰,我就以此作為第一優先。我明白這會更讓我主歡喜。

比自疚感更有效的催逼—豐年的挑戰

        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認識20-30歲的青年專業份子。怎樣服事他們呢?

        有一間廣告公司,向來自東南亞及印度的7千餘人,做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指出,這些亞洲年青人,不純粹崇尚物質主義,也不完全接受西方文化。而是有自己一套的價值系統。另外,報告也發現,他們非常喜歡參加社會活動,堅持獨立思考,表現出有節制的自由,不像西方絕對的自由。因此,報告以自主與自立來形容他們。

        不要用歐美那一套放在他們身上。還有更年幼的人,你是否可以和他們一起打球、陪他們嗎?他們正需要這樣的領袖來帶領?有否想過他們會變成領袖?

結束:建築師摩利士的囑咐

        在豐年的時候,我們面對的是一批等待帶領的人。他們有期待,也有悲憤。我們做主工的應該如何?讓我們彼此勉勵,面對豐年的咒詛,我們要注意三個重點:

        第一、不要懶惰,要努力作工,豐年是個機會,不是最后收獲。那是我們本份。

        第二、 不要散漫。Karl Barth說,人間最大的罪就是對上帝散漫。不要做一個""的和尚,愛理不理的。不要以為什麼都聽過就好,聽過的東西,就要去做!""一點。

        第三、 全心投入事工,不要太顧慮資源。把握現有的資源,使工作做得更出色。只擔心沒有異象,不要只擔心錢。有了金錢,沒有異象,它會變成咒詛。我並不是說,錢不重要,而是不要一直擔心金錢,以至疲倦,什麼都做不成了。我相信,當你願意去努力做,一定會有弟兄姐妹起來支持。

        我們或許會說,那會有人要聽我的意見?讓我講一個故事。有個人叫摩里斯,是一位著名的建築家。他與同事關係很不好,54歲的時候,從江湖上隱姓埋名。不久后,他建了好多大型建築,都是圓形的。90歲,他復出接受雜誌採訪。

        記者問他:『為什麼設計那麼多圓形建築物?』他回答說:『我痛恨長長的走廊,我把它彎成圓形。』這句話有一點道理,長廊讓人易感驚慌。走路走到一半,忽然走出一個人,都會嚇你一跳。所以,不要說,沒人理我!長廊都有人能把它彎成圓形。這故事的目的,是要把我們全部的藉口去掉,再不留下任何藉口。讓我們一起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