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愛董:在受苦的民眾傷口灑上一把鹽

虞瑋倩

        在「挺董」、「倒董」、「愛董」的不同信息下,筆者除了感到混亂,不理解,也擔心基督教界對於為在上者禱告的理解,是否有偏差?

  報載副總理錢其琛公開支持特首董建華連任,對於高叫「愛董」、「為董祈禱」的信徒,算不算是他們的禱告蒙應允?他們是否應該高聲叫「阿門」?

  老實說,我不能為此叫「阿門」或者感恩,打從我知道某基督教領袖公開「向董示愛」,我真的不知道信徒們,特別是基層信徒,如何向那些失業、被減薪、或者因為工作壓力大、赤貧而在苦惱中的人去解釋,要他們相信(部分)基督徒的「愛董」不是等於信徒不知道、不關心,或者代表所有信徒是認同特首的施政。

  我如何面對那些新來港、經歷因為特首堅持釋法、以「一百六十九萬人」恐嚇港人所挑起的社會族群仇恨歧視,因而被港人增厭的新移民?難道基督徒都瞎了眼,看不見麼?

  當大家高叫「不要謾罵,如果只是謾罵,做錯事要下台,哪有人做事?」那麼,你就試試對一些只是上洗手間久了一些就被解雇的勞工,講上面一番說話吧。有些人不過上洗手間久了一些就被解雇,有人不過是替工會工作就被解雇,那麼連翻失誤都要繼續留下來,是否過分了?有些人怕遲到,在馬路上給車撞倒,不去醫院,也要返工,怕的就是被解雇!

  〈剃刀邊緣──「愛董」的危與機〉一文(《時代論壇》第六八六期)作者說無意冒犯真心誠意地「愛董」的朋友,但筆者卻寧可冒犯那些自以為真心誠意地「愛董」的人,也要在道義和精神上(Morally)和那些這兩、三年中,受盡苦痛而無人去「愛」他們的人認同(Identify with)。遺憾的是我只是個平信徒,做的有限,而信徒的領袖,可以做的更多,卻選擇「愛董」。(自以為)真心誠意地「愛董」的人,我認為其實是對董「自作多情」,而對於受苦的沈默民眾就顯現出「無情」,甚至表達「愛董」,卻在受苦的民眾傷口灑上一把鹽;人家呼痛,就是社會的「謾罵、詛咒」。

  為甚麼「愛董」就選擇高調的進行,當特首政策明顯違背公義,管治方法是要壓制民主、言論自由,和民意背道而馳,又為甚麼不在會展中心去「責董」?現在中央既然公開支持特首董建華連任,大概「愛董」的朋友今後可以繼續為董祈禱、繼續「愛董」,多多在會展中心聚會。

  筆者不是要信徒去「罵董」,而是,表達對於香港的關心和承擔,是不是可以不卑不亢的做呢?有必要去和城市的領導去打交道,甚至弄到那一百萬小時好像只是為了為「董」祈禱那樣?難道不可以說:「董先生,我們關心香港,也關注香港所有階層的人,包括領袖和普通市民,我們有為你祈禱,也有為梁國雄(「長毛」,以「倒董」為政綱參加立法會選舉)祈禱;有為梁錦光祈禱,也有為林小星祈禱;有為梁愛詩祈禱,也有為學聯五子祈禱……」。為甚麼董建華有此「優待」和「厚遇」?

  我常常在報紙看到有些壯年的人,可能是個父親、母親,通常因為長期工作過勞,身體抵抗力弱,結果往往突然患了怪病而死:有個孝子,就是為了工作、照顧年老父親,感冒不休息,結果病毒入心而死。

  又有個母親,為了照顧病了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就是自己腳受傷,也不看醫生,她身體因為過渡勞碌而抵抗力弱,結果有「食肉菌」侵蝕她的腳,當醫生只是用小刀輕輕一劃,她的腿就在醫生面前爛開來、血和肉溶解。而她不久就死了。她死前,有幾個信徒去探望過她,為她禱告。那幾個信徒的禱告,大概沒有一百萬小時吧?但是,我看,在神眼中他們的禱告,和這位女士的生命是無限珍貴的。


(時代講場,二○○○年十一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