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單親家庭流離棲身



  冼巧玲,卅一歲,從沒想要來港,詎料去年五月在港工作的丈夫突然中風,為了方便照顧和治療,只好申請下來,留下兩名年幼兒女給家鄉的親友照顧;上月底獨自來到,丈夫還在療養院治療,自己又找不到工作,前路茫茫。

  黎妙影,三年前在港的丈夫走了,幼女早獲單程證,她自己今年九月底才獲批來港,本想投靠奶奶,卻被趕走,與讀三年級的囡囡在街上蕩來蕩去,數天之久。

  何素文,九四年已獲批來港居住,後來與丈夫回內地工作,丈夫去年卻因心臟病逝世,誤以為取單程證後七年便要回港取身份證,今年十月初與十二歲的女兒來港定居,曾到七年前租住的旅館,但人物全非,租金也難以支付。

  三個互不相識的單親家庭,在徬徨無助的時候,幸好從不同的途徑轉介到基督教榕樹頭之光協會轄下的緊急援助宿舍,暫且在聖誕節前有個歸宿,心才定下來,淚才收下,兩個小女孩慧兒和麗華總可安心返學了。

  她們坦言,內地沒有聖誕假期,對聖誕節沒有一點感覺。不過,她們都說,「基督教很好,幫助我(口地)許多,依家開心(口左)囉,我(口地)有時間也會幫番教會架。」素文早前更決志信了主。

  榕樹頭之光同工表示,去年該會接到許多這類個案,有自殺的、抑鬱成痴的……當時還沒有宿舍,只可提供輔導關懷的服務,但鑑於該類危機家庭來港首年沒法申請綜援,這類成本效益低的服務也很少機構提供,故該會向那打素基金申請撥款,今年八月才開辦這個宿舍,總算可給她們短時間的緊急援助。

  香港生活艱苦,但大家仍以不同理由來港定居,素文更說:「香港自由嘛!」其實,取了單程證就等如走上單程路,沒法回頭,因為她們在內地的戶口也會即時取消,沒有戶口,找不到工作,學費、醫療費等都會以「外地人」的基準大大增加,根本支付不來,所以即使她們後悔來港也得要撐下去。

  榕樹頭之光執行幹事張運來說:「近日基督教對貧窮問題的爭論也有所聞,不過,爭論那些家庭致貧的因由太花時間,不如落實幫她們。」 

(時代論壇第六九五期,二OOO年十二月廿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