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遺忘的角落、何處覓佳音

採訪:江少貞、甄敏宜



  普世歡騰的聖誕節與孤苦無助的窮人成強烈的對比,兩者相遇往往拼合成感人的故事來。是否因為這個奇妙的化學作用,教會每逢聖誕節,便會例行工事地向草根階層報佳音、探訪送暖呢?!姑勿論去收果子的人,心是冷或不冷不熱,神卻早已有美好的安排和旨意。不禁要問,聖誕節是給弱勢社群的佳音,還是用來喚醒我們這班逐漸冷漠,對貧困一知半解的基督徒呢?今年的聖誕節,處身在貧富愈趨懸殊的香港,我們又該如何禱告和以行動回應?以下的故事,可否給我們一點啟示?


在平安夜信主的窮牧師

  李健華牧師,民生廿一發言人、新福事工協會總幹事、基督徒關懷貧窮行動成員,參加的工作都與貧窮有關。

  追溯過去,李牧師早與「貧窮」結下不解之緣。他出生於五○年代,在板間房長大,曾試過九兄弟姊妹排睡在一張(床)上,中學期間為了家計而輟學,也經歷過因工廠北移而被迫轉行。

  不過,作為家中長子,自然獲得父母的寵愛。眼前嚴正的李牧師,年少時也反叛過,為了掙脫家人的管束,約十五、六歲時離家出走,沈醉於勁歌熱舞,也看色情刊物、賭錢。

  直至四年後在一間中學當實驗室助理,碰巧那實驗室的主管是一位基督徒。那年十二月初,李牧師獲他邀請參加佈道會,聽見父親等候浪子回來的故事,當講員問到:「你孤單嗎?」李牧師十分感動,但理性上還未明白。

  平安夜當日,他要在學校留宿,百無聊賴,拿起實驗室主管送給他葛培理所著的《漫天烽火待黎明》,一口氣讀完,內心澎湃。

  剛巧學校外邊一間教堂頂的十字架,其倒影在月下照射在球場上,他便在那倒影上跪下,「耶穌,我是罪人,求你接受我……」,一份奇妙的平安就在那平安夜上注入李牧師心內,肩頭突然輕省,罪擔已卸下,他便在球場上跳來跳去,哼著佈道會那天不大會唱的詩歌。

  自此,李牧師對主的信心十分堅定,回家去了,一個月內帶領了弟妹、鄰居等十多人信主、返教會。

  不知是否神的故意安排,李牧師窮過、曾遭人白眼,深深明白遭別人施捨可憐的難受,這些都令他更諒解基層人士的性格和需要,廿多年來,他曾在工廠大廈查經、在屋(村)媬麇郱|……至今更拓展新移民事工。談論貧窮問題,他絕對有資格。

  他說:「今日香港貧窮情況遠比以前嚴重。以前大家都窮,可以一齊捱,但依家貧富懸殊,富的歧視窮的,窮的又冇機會富起來……教會以為現今貧窮問題不嚴重,對窮人的承擔便遠遠不及以前。」


寮屋聞喜訊的新移民

  今年的聖誕節是張太過得最開心的一個,「講唔出呀……好開心,好開心……。」字句毫無修飾,令人更感受到內心那份單純的喜悅。聽她祈禱更是清新可喜:「主耶穌,我丈夫話如果我信耶穌就唔俾我入門口,我話我冇信,對唔住呀,我講大話,但我真係一條心咁跟隨主,我多謝主呀,我讚美主呀,唔識講啦,講住咁多先啦!」

  張太去年十一月才從大陸來港,在隨著的聖誕節期間,剛在某朋友家中,恰巧是木屋區福音團契跟進探訪的住戶,那天木福正送上聖誕禮物來,張太坐在一旁聽到木福講福音,突然記起父母也是信主的,於是她憑著單純的信心不知就堳K決志信主。

  張太丈夫早在七九年先來港,後來張太發現他包二奶,大受打擊下竟跳井尋死,幸被鄰居拉著,但終日以淚洗面,內心怨恨有增無減,來到香港要住在別人家堙A更不時與丈夫吵架,是「貧賤夫妻百事哀」的典型例子。

  信主一年的張太,當然有時仍會與丈夫相處不快,但內心怨恨卻輕省多了。「係呀,唔知點解,心堶戚禷}心冇(口左)。」當丈夫用粗口罵她時,張太卻能「左耳入,右耳出,繼續睇電視」,丈夫見狀也無話可說,惟有「撩」她傾閒偈。

  張太憑著信心,這年來還經歷了很多恩典。有次她因病入院,病未癒卻哭著要出院,原來已沒錢交住院費,但張太心中不斷呼求神的幫助,結果隔離(床)的親友竟給她五百元。

  「耶穌在馬棚出世,知道窮人的生活……釘十字架釘(口係)手掌好痛……。」雖然(木台)面放著打火機和香煙,張太偶爾也說了一句粗話,但看著木福同工指著大字聖經,張太用心用力讀誦時,令人體會到她的靈命成長,有著一份持久的愛心和忍耐支持著。

  木福總幹事陳偉光曾向記者說:「木福不一定在聖誕節收果子的,反而是藉著聖誕節發動更多教會參與探訪,讓他們對木屋居民關心多一點。」

(時代論壇第六九五期,二OOO年十二月廿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