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少放煙花、多送火柴

        回歸前後,香港教會有兩幅不同的畫象,之前是竭力尋求內心的平安,屬靈的操練,任它風急浪高,力免捲入政治的紛爭中;之後則是著意追求教會的增長,借鑑各方成功典範,迎頭趕上。

  這兩種取向都有它的時代背景,但始終仍停留在以教會為本的自我需求與滿足,在社群見證及參與上,仍然欠缺動力。

  我們無意再挑起社關與傳福音孰重一類跡近浪漫主義的論題,經驗告之,論說時天下無敵,實行卻無能為力的假大空現象,已消磨了教會群體不少的心力和時間。

  這是需要行動的年代!

  面對社會上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趨勢,聆聽貧弱者在社會最底層的悲鳴與痛傷,對終日宣講愛的訊息的教會,焉能無動於衷呢?

  喜見有多個福音機構及前線群體,組成了神聖的連盟,挑起了教會扶貧救弱的大擔子,擬定具體的行動方案,期能一呼眾應,匯聚各教會的資源,化成實際的關懷行動,令貧窮人感受到物質和愛心的禮物,連政府都不想做和不敢做的事,基督徒就義無反顧地承擔了!

  行動的第一目標是籌募一千萬扶貧基金,特別希望觸動若干備而不用的教會慈惠捐,以匯流的概念,善加運用。

  一千萬元,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正如貧窮是相對的,一千萬元相對近年教會若干大型的建設、計劃、運動,亦不為過甚,關鍵在於我們願否把資源用於最微小,最軟弱的人身上,而不在自己身上。

  香港教會是熱鬧的,每年的連場盛事,教信徒目不暇給,當然這都會是有益有建設性的,但在瑰麗的煙花過後,卻瞥見在社會許多角落埵酗ㄓ痐H在寒風中顫抖,需要一根火柴去取暖。

  現實的圖畫是,一些分佈在新市鎮,舊區貧民窟的小型堂會,傳道同工領取僅足糊口的薪津,仍然與會友甘苦與共,為周圍的鄰舍送上莫大的愛心與關懷,他們的見證,明亮而不耀眼,平實而不浮誇;相反,若干資源豐富的大型堂會多座落中產和富裕的地區,對社會上赤貧的感應自隔了一層,這種教會內的貧富差距(包括價值觀)亦令到扶貧工作不易展開。

  從德蘭修女在印度為垂死賤民作有尊嚴的寧養服事,到證嚴法師在台灣開展救濟關懷的慈濟志業,信仰的力量,都是從貧弱者身上彰顯,沒有人留意她們的中心有多大,寺院有多高。

  香港教會如果在今日社會的貧窮問題上仍然缺席,無言以對,基督徒還能怎樣去見證神愛世人的福音內涵?大捨無求,虛己服侍,是信仰力量所在!

(時代論壇第六八五期,二OOO年十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