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基督徒籌千萬基金扶貧
採訪:羅民威 江少貞

        在剛發表的第四份施政報告,董建華計劃以廿七億港元推行各項扶貧措施,當中包括製造約一萬五千個職位。至於早前關注貧窮連線民生廿一所要求的制定貧窮線、設滅貧委員會等政策性改動,施政報告就並無提及。
        對於港府的杯水車薪,民生廿一在批評之餘,部分成員團體已開始自行回應數以十萬(甚至百萬)的貧窮人需要。其中一些來自基督教的成員團體,更在教內成立基督徒關懷貧窮行動網絡,作具體的賙濟行動。
        教會群體的財力自然比政府少得多,然而以具體的分享行動,宣揚基督的捨己精神,卻是信仰對我們的要求。



        基督徒關懷貧窮行動的成員包括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明光社、施達基金會、工業福音團契、香港木屋區福音團契、新福事工協會和禧福協會,其中新福、工福和明光社俱為民生廿一的成員。

  關懷貧窮行動現時的計劃,包括以半年時間,從全港堂會的慈惠捐籌募一千萬港元,以設立基督教關懷貧窮基金,援助約一千個貧困家庭;在全港十八區設立物資支援中心,邀請地區教會擔當貧困人士的接觸點;以及爭取贊助商贊助食物券,好讓有需要的家庭能以平價取得食物等。這些行動都需要宗派和堂會的積極參與。

  關懷貧窮行動在十月十三日上午舉行研討會,有約四十多名教牧同工出席。會上除了介紹行動的具體計劃,以及回應施政報告關於扶貧的部分,亦請來講者探討教會扶貧的理念和實況。


香港有沒有赤貧?

  研討之中比較突出的一點,是香港的貧窮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首席教授周永新認為,現時香港的貧窮只是相對性的,並非到了赤貧階段,亦沒有人食不飽、穿不暖。他說,現時香港社會約有百分之八的人靠綜援過活,但同時又有部分人財富不斷增加,導致貧富懸殊加劇,為人詬病。

  不過,在綜援數字以外,很可能是情況更差的一群。中國神學研究院副院長余達心牧師說,他的教會就曾經接觸過一些只靠月入四千的母親來支鑿一家數口生計的新來港人士家庭,孩子連買書上學的錢也沒有,要靠教會接濟。

  另外據新福總幹事李健華牧師表示,他們也曾接觸過一些三餐不繼的家庭;有餅店透過新福捐贈麵包給窮人,來取者常常未回到家已把麵包吃得七七八八。


社會責任還是個人責任?

  而研討會的焦點,就集中於扶貧應從制度還是個人入手。周永新認為,現今的貧窮是由於社會制度的轉變導致有人收入減少,不能不靠綜援過活,但社會卻迷信從制度改革入手(像設立最低工資和貧窮線)就可以解決問題。周永新認為,在不同的時空,可能不同的制度會有更佳效果,但不會有一個制度能永遠解決問題;若相信制度能解決問題,會忽略導致貧窮的個人責任問題。他說,一些貧家庭的產生就是因為有部分低收入人士不計後果地到國內娶妻生子而做成的。

  而中華基督教會長沙灣基道堂主任鄧達強牧師就認為,制度與個人兩者是互動的:社會制度的改變為一些人帶來不幸,亦影響到個人的道德責任。他說,縱使改動社會制度對回應貧窮來說未必有實際效用,但教會基於其先知責任,仍是要為窮人發聲。此外在個人層面以至製造就業機會方面,教會亦有可作之工。

  對於基層男性回國內娶妻生子的問題,亦有與會者對記者表示,香港社會正正要反省為何有基層市民十多年來仍是只能維持四、五千元的收入。


分享資源 共嚐苦味

  至於扶貧的信仰基礎,余達心說,神特別吩咐人照顧窮人,是由於窮人是最易受壓的一群,需要受到保護,這正表達神的公義和愛,神要作他們的救贖主。他說,在舊約的觀念中,救贖者不單單是指那位我們在等待回來的救主,我們每一位都是我們的弟兄(立約伙伴)的救贖者;正如在舊約路得記中,當路得的家庭陷入極度窮困之時去找波亞斯,波亞斯是責無旁貸的成為那家庭的救贖者。因此教會不能逃避對窮人的責任。

  余達心說,面對港府短期內不能為那接近百萬的窮人做很多事情,雖則不能接受,但教會也要問自己可以做些甚麼。最基本的是回到聖經堛竁F屬靈生命的基本模式,就是紀念窮人,賙濟窮人。教會應提倡跟窮人分享資源,與他們共嚐苦味。


「貧民區」教會積極支持行動

  教會扶貧並非空中樓閣之談。一間位於「貧民區」的教會,一百個會友中,一半都是來自有經濟危機的家庭,教會獨力面對貧窮問題逾十年,當聽見一群教會機構推動關懷貧窮行動,不禁在會上表示十分感動,終於感覺到有其他教會關心了。

  在大會上回應十分支持今次行動的黎燕萍,是中華基督教田景佈道所的宣教師,教會設在蒙黃花沃紀念小學堙A座落在屯門田景(村),附近還有良景(村)及近年新入伙的中轉房屋寶田(村)。

  周圍的居民都是弱勢的一群,以中年單身、綜援為生的基層人士為主,教會接觸的居民,大都不是喪偶的,就是離婚的、殘疾的、失業的。

  黎指出,每一個新認識的會友幾乎都是新的輔導個案,教會需要用很多心力、人力和物力幫助,數年前,教會一度支持不住,必須暫停佈道和非不得已的探訪。過去主要靠建堂的弟兄姊妹及母會屯門堂的支持,有時更要尋找社會其他資源,但始終有限。

  黎承認,不知道今次的行動可給他們的幫助有幾多,物資中心和扶貧基金應該幫得上忙。她說:「集體資源總會有點幫助。」

(時代論壇第六八五期,二OOO年十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