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與神同在的扶貧

─回應梁嘉銳

        近日教會堨X現了一些高調的聲音,要求政府及教會投入扶貧的工作,教筆者振奮不已。這顯示了香港教會重視社會關懷,願意為有需要的市民說當說的話、作當行的事:這實在是一可喜的進步。近日拜讀梁嘉銳《關於貧窮的反省》,發現當中一些論點對扶貧者有重要提醒,也有些論點使我感到疑惑。在此筆者嘗試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就當是為教會的扶貧事工盡一點綿力。

窮人:罪人與被罪者
        梁嘉銳在文中提出很多貧窮個案的成因,與窮人本身的罪有關。這一點我覺得需要澄清一下。梁氏這種說法,可以使人產生誤解:其一是以為所有窮人的苦況都是咎由自取的,其二是以為只要解決窮人個人的靈性問題,社會上的貧窮問題自會迎刃而解。

        我不否認貧窮可以是由個人的罪惡所造成:比如一個人年少時只顧玩樂不用功、或是沉迷賭搏,他成為窮人的機會率會比平常人高。但是貧窮問題本身是由多種因素做成(Multi-factorial),推論個人罪惡為貧窮的唯一或主要成因並不合理。梁氏指出「如果我們翻一翻資料,便知道很多貧窮個案的成因與賭博、貪婪、姦淫等有關」,但是這些罪又豈是窮人才會犯呢?推論窮人因犯了「貧窮人的罪」而致窮,只是偏見、岐視而不是事實。我們必須考慮貧窮問題有很大部份是由結構性的罪惡所造成,比如來自商界的剝削或政府施政的不善。也有一些是出於際遇上的問題,比如自幼家貧無力進修、或是染上了殘疾。有一點我們需要認識的,就是貧窮人往往是一位被罪者。

        舉例來說,香港有好一部份窮人是上了年紀的人,他們大都不是因為個人罪惡或不良嗜好而致窮的。他們大都勞碌一生,為香港的建設付出過不少。只是因為本港生產北移,他們連自力更生的機會也沒有;即使他們有幸找到工作,他們的工資也會因制度問題(比如建築界「判上判」的制度)而變得偏低。除此以外,他們的退休保障實在不足夠,要是他們本身未婚沒有子女,又沒有親人的幫忙,他們只能自嘆倒霉。即使是有家庭的老人家,不少也因為子女移民或悖逆,慘遭遺棄。我們可以作出以下的結論:他們多是社會及家庭罪惡的被罪者。其他類別的貧窮或許有多點個人罪惡的成份,但假如我們正視背後的外在因素,以上的診斷也未必不成立。

        個人罪惡不是貧窮唯一的成因。即使在最極端的例子,一個人全然因為個人罪惡(如吸毒、賭博)而成了窮人,他最終也會陷入外在罪惡的圈套之中。個人罪惡不是不需要面對,但卻不是解決貧窮問題的唯一方法、也不是解決貧窮問題的第一步。我不鼓勵對窮人不斷施捨,因為這會造就他們的依賴性:但是在踏出扶貧的第一步時,我們卻需要施捨以解燃眉之急。說得難聽一點,要是一個人窮得餓死了,你又怎麼解決他的個人罪惡、或是向他傳福音?

        當然,梁氏指出了我們要面對窮人個人罪惡或靈性的問題,實在是一個很好的提醒,這也是現今教會所缺乏的。窮人不比富人醜惡,但他們卻要面對特別多的社會問題。由於他們缺乏支援,他們往往會用不妥當的方法回應眼前的問題,比如使用暴力解決家庭糾紛。他們亦會因為面對困境或生活苦悶,容易染上沉溺性的惡習。但中產化的教會似乎沒有甚麼訊息可對他們講,也似乎沒有心志或耐性幫助窮人面對己罪。筆者曾參與過一兩次福音戒毒(吸毒於低下階層比較普遍,故以此為例)的探訪工作,發現不少戒毒者戒毒後都找不到合適的教會,不少因而流失了。也有一些福音戒毒的機構因此要開辦自己的教會。教會實在應該尋求辦法,讓窮人接受靈性上的支持,並預防及處理窮人個人罪惡的問題。

扶貧與靈性更新
        梁氏亦在文中提及基督徒不願奉獻、不願認同領取福利者,再加上基督徒人數有限,教會扶貧的成效值得質疑。他認為解決方法在於鼓勵信徒尋求神的同在、叫他們堅持奉獻、讓教會奮興。

        基本上我同意信徒的靈性更新與教會的復興,可以對扶貧事工有積極的影響。基督徒的關社行動不應淪為一般社會福利、或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施捨:社會關懷其實就是按著耶穌基督的愛心關懷身邊的人。但梁氏的言論點到即止,給人一種復興主義的感覺。有幾點我想在此提出的,其一是尋求神的同在並不與扶貧行動有衝突,兩者甚至可以是二而一的。梁氏說「我們花在窮人上的精神時間,不應多於我們尋求『神的同在』的精神時間」一說,似乎是多慮了。(當然我也不會同意基督徒成為事工怪物。)此外扶貧工作本身有很多實際問題,這些困難都不會隨著教會及信徒的奮興迎刃而解。最後,所謂的「奮興運動」並不必然帶來關心社會的信仰群體,我們有需要檢視該奮興的內容才可作出結論。

        本人覺得梁氏對復興的看法十分天真,也不符合作為經濟系教授應有的常識。他指出「我們先將神的物歸給神,窮人的物便自然會歸給窮人」,「解決貧窮的方法,可能不在政府,而在於我們:如何悔改更新,如何突破自己」。奉獻給神是好的,悔改更新也是好事,但兩者又如何能直接幫助窮人?當然要是教會和信徒都復興了,他們於參與扶貧時或會加倍用功,令扶貧工作事半功倍也是可能的。但請不要說「只要有復興,問題便會迎刃而解」這一類傻話!

        我們也要問:怎樣的復興才能帶來關懷弱少行動的見證?大家可以在教會史中找到答案。在中世紀,亞西西的法蘭西斯(Francis of Assisi)於蒙召後便自甘貧窮,將一切施捨予有需要的大眾。即使在近代也有不少靈修大師是關懷弱少的行動者,比如膾炙人口的盧雲。(盧雲本身在黎明之家事奉,關懷智障人仕。)他們靈修著作的一個特色,就是其靈性操練是與他們的社關行動不能割離。法蘭西斯在服侍群眾的日子,常常有上帝臨在的經歷。他的著作於靈修學是數一數二的,勝過不少生於他的時代、卻避世修行的修士。盧雲的經歷都是在社關場景下發生的,也試過在面對服侍對象時看到上帝的面容。這種靈性操練帶來的復興,當然有利於教會扶貧的事工。

        但是我們信徒的屬靈操練又是怎樣?教會又是追求怎麼樣的復興?假如梁君心目中的屬靈操練,只是在尋求屬靈的感覺、逃避日常生活的失意、或是為前路求神問卜,他們的「復興」會有利於扶貧的事工嗎?假如教會追求的復興,只是限在信徒人數、堂會數目之上,同樣也對扶貧工作沒有助益。扶貧的行動要做得好,教會與信徒就一定要有全面的屬靈觀、復興觀。醫科學生要讀得成功,不能只閉門造車,還需要在臨床體驗中邊做邊學。同樣地,信徒的靈修不應限在個人的體驗,教會的增長也不應限於四堵牆背後的風光。從服侍社群的行動中學習主道、經歷上帝,從關社的行動帶動教會的發展,方是信徒及教會復興的正路。

        筆者對於本港的貧窮問題認識不深,對神學的了解亦不過爾爾,有的不過是一份關懷社會及教會的心。在此希望本文能收拋磚引玉之效,引起弟兄姊妹們對扶貧事工的關心。最後本人謹以自己團契的團訓與大家共勉: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誡命比這兩條更大的了。(馬可福音12: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