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羊肉在哪堙H

虞瑋倩

        原本不想寫太多關於影音使團的文章,以免讓人以為筆者在針對影音使團。不過,最近和教會一些肢體在聚會後午膳時傾談,聽見他們的意見和憂慮,覺得不得不說出來。

        影音使團最近出版了電影《末世終極密碼》的漫畫版《啟示錄》,有人形容此為「掛狗頭賣羊肉」的策略,希望用今日青年人喜歡的漫畫媒體去使年輕人對信仰發生興趣。筆者讀過其他漫畫形式的基督教書籍,其中最欣賞的是更新資源出版的《基督教會史略》和《基本信仰與超凡生命》。我深信漫畫是一個接觸青少年很好的媒介。《突破少年》的漫畫也是筆者喜歡的。但是,我和教會一些從事教育工作的肢體傾談下,卻不得不對影音使團出的漫畫版《啟示錄》有很大意見。

定位模糊

        筆者為了清楚《啟》漫畫的內容,所以回家途中特意到報攤購買,左看右看,終於在一堆流行漫畫如《龍虎門》、《霹靂》、《天子傳奇》等以武打、神怪、黑社會大佬英雄故事的漫畫中找到它。如果不是事前得知道《啟》書,一定不會買。這方面,影音使團的「掛狗頭賣羊肉」策略似乎成功的很,成功到一些不知情的人都會以為「內有正狗肉」。我卻擔心這個定位,會不會把基督教要表達的信息模糊化?在云云的漫畫中,《啟》漫畫能否突出它獨特的內容和傳福音的效應?

部分教育界朋友的反應

        和我聚會後午膳時傾談的肢體,有四人是小學教師、一個社工、一個是小學校長。

        教師甲:「我有學生看了漫畫,感到很驚恐害怕,他們相信末日,而且內容繪影繪聲描述那個『敵基督』,令他們很害怕呢。」

        筆者:「第一期封面那個『金毛』,原來是漫畫堶悸漱悃洈囍怑{勒,實在覺得這故事似《封神榜》。」

        教師乙:「隨書有本《創》雜誌,堶惘釭牧抶挭壎膝@的事和觀念,可以給讀了的學生『解毒』……。」

        教師甲:「嘩!要『解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落毒』啦。

        小學校長:「那本《創》雜誌,很多學生都不看,送贈給學校的,剩了很多。」

        教師丙:「那本漫畫堶惕馴沒有信息,卻打正旗號說是為傳福音,但是卻和坊間的漫畫沒有分別,絕少人會因此對基督教有興趣。」

        教師丁:「基督教應該是宣揚盼望的信仰,漫畫堶惇O看不到盼望的信息。但是卻先嚇驚了人。」

        社工:「早前有基督教團體還搞送『約櫃』模型,但是大家基督徒都知道,『約櫃』代表神的臨在,是輕慢不得,『掂』下都要死人的;現在弄到它和其他漫畫附送的刀刀劍劍一樣,令人有錯誤觀念。還有,我們以前批評天主教過份鼓勵信徒膜拜聖像或者迷信聖物,現在他們已經沒有鼓勵,用正確的教導去引導信徒,但是我們卻好像走他們的舊路,畫埋出來……」

        筆者:「教會主日學老師可能要花時間去『消毒』學生,要他們把從漫畫得的印象忘記先,再去教他們。」

        教師丙:「如果要用末世來宣揚宗教,而形式像《啟》漫畫或者《末》片的話,不如叫他們看年頭阿諾舒華辛力加那套電影好過啦。」

        筆者:「電影《凶兆》都不錯呢。起碼大製作啊。」

        教師甲:「我一定不給自己兒子買《啟》漫畫……」


讀者會不會吃狗頭下的羊肉?

        影音使團在《啟》漫畫附送了《創》雜誌,相信《創》雜誌就是羊肉罷。但我懷疑多少讀者看過那些畫功精細,內容吸引的漫畫,跟住會否願意看一個禿了半個頭的老餅牧師解畫?恐怕他們會大倒胃口,因為「狗味」令他們抗拒「羊味」(筆者對雜誌中的牧者絕對尊重,這個是從讀者角度看)。未信的青少年人,袋堶惘陵a長的零用錢買漫畫,他們會否讀《創》雜誌,還是掉到一角?他們的家長有幾多人會指引他們?

        《與成功有約》(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的作者柯維(Steven Covey)形容一個現象:強化、固化本來的人性弱點和劣根性(reinforcement of weakness)。他指出,過分遷就或者著眼一些形式和技巧,往往會使人更加被形式本身和技巧本身所吸引,所捆綁,而抗拒真正的改變。尤其是遷就性強的方法,因為方法本身的信息是告訴人他的現狀是不可以改變或者不需要改變。

        其中有一篇文章〈近代最詭異的政治倫理觀〉(S. D. Gaede著,張文亮譯,刊登在台灣《校園》二○○○年十月號四十二卷第五期,網址:http://book.cef.org.tw/public/cm/cm10/2000/cm0010.html),令我覺得可以作現代基督教媒介一個提醒。其中一句是Gaede 警告過分遷就現代文化的危機。他用一些遷就人的講道作警告:

        「有許多著名的講員是搞笑專家,包你一堂講道下來,從頭笑到尾,至於他的信息合不合聖經不重要,只要他不罵我、不指摘或讓我『感覺』很好比講道內容重要。時間會證明,搞笑與搞感覺的講員使基督徒對札心的真理剛硬。

        「一個基督徒必須知道他相信的是甚麼,不然會隨波逐流。並且『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弗六:14)……」

        我擔心《啟》漫畫太成功,它成功在完全 appeal 了現代人要求官能刺激和煽情,但是卻不自覺把基督教沒有那麼吸引( appealing )的觀念或者偏見更加凸顯。反而會使看的人更加有理由去拒絕福音和信仰,尤其是信仰的代價和扎心的反省。甚至會剛硬的拒絕基督信仰的扎心和對罪的指摘。

        大眾傳播媒體固然可以放大福音的聲音,可以擴大接觸的群眾,但是同時可以把信息原來的失誤放大,接觸錯誤信息傳遞給更多人,負面影響於是更難去糾正。

        泊君評論〈別拿末世論作宣傳〉(《時代論壇》網上版的時代講場)時,提出「現在是大眾傳媒,不是一兩個人的街頭佈道,講錯一兩個points,後果嚴重得多。」希望影音使團特別要留意教育界和社工界(青少年工作者)的反應。

(時代論壇第六九三期,二千年十二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