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天主教與基督教對歌白尼、加里略之態度
余創豪

引言
        有不少非基督徒以天主教反對歌白尼、加里略的學說,作為指控基督信仰是盲目、封閉、反科學的證據,不幸地,很多基督新教徒亦加入控方行列,認為這是新教比天主教可信的原因之一。

        這篇文章有兩個要點,第一,雖然天主教以教權干涉學術是錯誤,可是當時天主教會並非如一般人想像那麼盲目、愚昧,當時天主教曾經以科學方法檢驗"地球繞太陽"和"太陽繞地球"兩套理論,以當時的科學水平,人們覺得後者似乎比前者更有說服力。第二,當時基督新教也反對歌白尼、加里略的學說,相比天主教的學者,新教領袖所持之理由反而缺乏科學證據。其實,天主教與新教領袖皆受到時代局限,而今天非基督徒和新教徒對歌白尼、加里略事件的批判態度,卻是源於對歷史事實缺乏清晰之認識。



天主教之態度
        首先,歌白尼在生時,其"地球繞太陽"學說並沒有受到天主教壓制,可是,當宗教改革在十六世紀爆發之後,天主教開始對任何可能挑戰教會權威的東西十分敏感,於是在脫利賸﹙Trent 基督新教翻譯為天特﹚會議將歌白尼列為禁書,其後支持歌白尼學說的加里略亦受到衝擊。

        當時"地球繞太陽"和"太陽繞地球"都有科學證據,而加里略學說的破綻之一,是科學家探測不到"斗轉星移"﹙Stellar Parallax﹚的現像。什麼是斗轉星移呢?這名堂十分嚇人,其實意思很簡單。如圖一顯示,假設星星 A 和星星 B 懸浮在太空中,我在地球表面之觀察點 1 仰望星星 A 和星星 B 時,它們的距離好像十分接近,如果地球自轉,即使我站在原地不動,我將會隨著地球移動而去了觀察點 2 ,由觀察點 2 看同樣兩顆星星,它們的相對位置便會改變,由角度 Y 比角度 X 大就可以知道。換言之,如果發現有斗轉星移的現像,那麼地球轉動就可以成立;假若沒有斗轉星移,地球應該是在固定地方。十六世紀時天文學家泰高.巴希﹙Tycho Brahe﹚以當時最精密的儀器,去探測是否有"斗轉星移",可是看來群星的相對位置和距離好像沒有改變,因此地球轉動之說不被接納。

        問題是:外太空的星球距離地球十分遙遠,即使在地球這宇宙微塵的表面移動了幾百里,觀察幾百萬里、甚至幾千光年以外的星星,當然難以察覺它們的位置和相互距離有什麼改變。最早以科學儀器探測到斗轉星移的時間,是一八三八年。

        現在我們回頭看往事,當然可以說加里略是先知。其實,加里略學說也有不少錯誤的地方,例如他以海洋的波浪和潮汐漲退來作為地球移動的證據,以一杯水來作為比喻,假若杯子在一個固定位置,杯中水便會聞風不動,當杯子移動時,杯中水就會左起右落。現在我們都知道,潮汐漲退是由於月球引力,而不是地球自轉,如果我們對巴希扣上"愚昧無知"的帽子,那麼加里略的錯誤又應該如何對待呢?

        無論如何,當時雙方都以有限的儀器、有限的科學知識,作出了最佳的猜測。天主教壓制加里略無疑是不對,但至少那時雙方的科學證據都受到衡量,著名科學哲學家湯瑪斯.龔因﹙Thomas Kuhn﹚指出:其時歌白尼的"地球繞日"系統是一個失敗,一來它不能比舊有的"地球為中心"系統更能準確解釋天體現象,二來它並不比"地球為中心"系統簡單。這些歷史事實向我們顯示:當時基督徒不是盲目地反對科學,相反他們相信科學,無奈卻受制於原始的天文學儀器。



基督新教之態度
        然而,基督新教反對歌白尼、加里略,卻是宗教理由多於科學理由。在上面我提及,起初天主教沒有反對歌白尼,最早排擠歌白尼者,是基督新教領袖。因為更正教高舉"惟獨聖經"是一切知識的根源,故此更正教對表面上違背聖經的學說十分敏感。例如馬丁路德批評說:"人們竟然聽從那占星術士﹙指歌白尼﹚的說話!……這笨蛋居然企圖推翻整個天文科學體系,但是《聖經.約書亞記》第十章十三節告訴我們:約書亞命令太陽停止不動,而不是叫地球不動。"

        馬丁路德的追隨者馬凌次方﹙Melanchthon﹚亦極力反對歌白尼,他主張要接受"地球為中心"是"神啟示的真理",其聖經支持是《傳道書》第一章四至五節:"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日頭出來,日頭落下,急歸所出之地。"他認為這裡清楚說明地是永遠不動,相反是日頭轉動。他甚至主張要以極刑去對付"不敬虔"的歌白尼支持者。

        加爾文也排斥歌白尼,他的證據是《詩篇》第九十三篇:"耶和華以能力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堅定,不得動搖。"他嚴詞指責歌白尼支持者:"誰人那麼大膽,竟然將歌白尼的權威置於聖靈之上?"當時,很多新教徒徵引大量經文去反證歌白尼學說。

        如果想要在歷史中找尋"宗教盲目反對科學"的證據,在那時代基督新教與天主教可以相提並論。但是,正如我在上面分析天主教壓制加里略時,考慮其歷史條件限制,同樣,我們也應該顧及當時基督新教發展的歷史背景。當基督新教萌芽時,受天主教極力迫害,新教領袖充滿"戰鬥格"是不難理解的。而後來接受基督新教的西歐,科學十分發達,可見基督新教並不與科學衝突。

        "唯獨聖經"的主張,在人為傳統、教條、儀式氾濫的時代,無疑起了一個除障歸真的作用,可是"唯獨聖經"過了頭,便會成為字面主義﹙literalism﹚,甚至後來演變成"凡聖經沒有說過的東西就是不對"這僵化邏輯,我希望基督徒能夠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結語
        由以上對歌白尼、加里略事件的歷史分析,我們應該知道,這事件不能單純地看作"天主教盲目反對科學",基督新教亦不能以此支持"新教比天主教優勝"。我們以現代的科學、神學知識回顧四百年前的歷史,當然十分容易指出前人很多錯誤,可是,四百年後,人們又會怎樣批判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