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進化與創造同為信
作者: 一樂、方舟子、晨旭

最初發表: ACT



﹝晨旭﹞也說進化論

身邊總有些友人與我爭執氣功和特異功能的科學性,我以最認真的態度應對。在哲學的范疇終於獲得“大家都對”的和平解釋。友人們大概認定我那醫學,分子生物學的灌頂造就了我的“信仰”,那就是科學。他們說:科學是一種信仰,氣功又何嘗不是。

一樂說:進化論和神創論同是信仰。既然大家都是信仰,那麼信徒們之間的爭論還不是為了堅持信仰。事實上,進化論是科學,神創論是宗教。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

﹝一樂﹞

兄誤會我的意思了。樂從來沒有泛泛地談“進化論”是信仰,而是說以自然主義哲學觀為背景的進化論落入信仰范疇。我為這種“進化論”貼了一個“無神進化”的標簽,也許“自然進化論”更恰當些。自然主義哲學觀說人的產生是無理性的偶然。以此為背景的進化論認為,生物由簡單到復雜的進化是一個“非理性
概率的偶然”。別看亞桂、小螞蟻二兄也聲稱相信“進化論”,這里面的區別大著呢。“神導進化論”認為每一次“進化”都是理性、智慧的上帝主動的創造,而非“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結果,否則就成為一種自然神論(該論在歷史中有許多演變),因為基督教信仰認為人的產生是上帝的旨意。因為驗証“過去歷史”中“非理性概率的偶然”和“智慧的主因”都超出了科學研究的范疇,所以“進化論”只要一結合歷史中“非理性概率的偶然”和“智慧的主因”便進入了信仰的范疇。之所以稱為信仰,是因為相信的對象直接關聯到世界觀中一個最基本的問題:“Who am I?”,直接影響到人的內心世界和外在行為。這里有一點需要澄清的是“是信仰”與“可信度”是兩個概念,“信仰”與一般意義上的“宗教”也是兩個概念。

樂的這些論証是比較簡略的,還有一些細節需要處理。如果從哲學知識論的角度,進行嚴謹論証的話,大體上需要處理以下這些題目:

   主觀認知與客觀真理,知道與相信,真理與信心,相信與信仰,
   科學與真理,科學的本質與分類,進化論與哲學,進化論與科學

弟目前是沒有時間對這些題目進行詳細討論的,兄或其他網友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討論討論。

下面附上我和舟子兄完整的討論(共八篇),請兄參考。

--------------------------------------------------------------------------------

(一)﹝一樂﹞也談進化論與創造論

   似乎每年一到秋末冬初就會爆出進化論與創造論的爭論。牛屎鋪基本上就不是個討論問題的地方,鮮有心平氣和而又精彩的討論典范,大多都不歡而散。我對此次討論也不樂觀,但還是希望討論各方可以和和氣氣,都有所收獲。

   我發現在進化論與創造論的討論中,討論雙方經常著力不當,或者說并未討論到要點,而在問題的邊緣徘徊。現簡要地將各觀點做如下總結。

   一、無神進化論:認為自然(宇宙)是一個封閉系統(此處的“封閉”與空間上的有限與無限無關),不存在任何外來的干涉。星球、生物、人類的產生純屬偶然﹔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導致了今天這個理性、秩序的世界。(如果說得不對請指正)

   二、有神創造論:認為自然(宇宙)并非封閉系統,有外在力量的介入。星球、生物、人類的產生并非偶然﹔理性、智慧的創造者創造了這個理性、秩序的世界。

     這個“有神創造論”中的“神”并未特指基督信仰中的“上帝”,因此像愛因斯坦、伏爾泰一類的自然神論者(相信無位格的神)也包含在其中。

     在基督教的圈子內,主要有三種觀點:

     1、神導進化論:進化是上帝創造的方法。

     2、漸進創造論:上帝直接創造萬物,但聖經中的六天是六個跨度相當長的時間。

     3、七天創造論:上帝在六天內創造萬物。

     漸進創造論和七天創造論都承認微進化,但不相信大進化。

   大家討論時應先看清彼此的立場,再開始討論,否則會在細節上打轉,卻失去了討論的大方向和意義。無神進化論和有神創造論的分歧根本是在哲學的層面,糾纏於科學上的細節對討論并無太大裨益。反而是神導進化論與漸進/七天創造論間的討論應該專注在聖經的權威、釋經學、和科學等范疇。

   希望這點兒想法對討論有所助益。

--------------------------------------------------------------------------------

(二)﹝方舟子﹞ 

〉   一、無神進化論:認為自然(宇宙)是一個封閉系統(此處的“封閉”
〉   與空間上的有限與無限無關),不存在任何外來的干涉。星球、生物、
〉   人類的產生純屬偶然﹔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導致了今天這個理性、
〉   秩序的世界。(如果說得不對請指正)

不對,別的學科我不懂,但生命的產生和生物的進化并非是“概率的偶然碰撞”導致的,而是在“概率的偶然碰撞”的基礎上受到物理化學定律的作用,受到自然選擇的作用的結果。

〉   二、有神創造論:認為自然(宇宙)并非封閉系統,有外在力量的介入。
〉   星球、生物、人類的產生并非偶然﹔理性、智慧的創造者創造了這個理
〉   性、秩序的世界。

〉   這個“有神創造論”中的“神”并未特指基督信仰中的“上帝”,因此
〉   像愛因斯坦、伏爾泰一類的自然神論者(相信無位格的神)也包含在其
〉   中。

沒讀過伏爾泰的東西,不清楚﹔但是愛因斯坦的“神”絕對不是“理性、智慧的創造者”,他口中的“神”就是大自然,是因為對大自然的敬仰而使用的一種崇拜式的比喻稱呼。愛因斯坦是相信宇宙只服從物理定律、不受任何外在力量的作用的地地道道的無神論者。

〉   1、神導進化論:進化是上帝創造的方法。

這一種觀點就是說上帝在創造了進化法則之後,就讓宇宙自個兒去進化,自己逍遙自在去也。我就不明白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愿意相信這種不管事的上帝,不信它又能有什麼差別?反正它啥事也不管了。

〉   2、漸進創造論:上帝直接創造萬物,但聖經中的六天是六個跨度相當
〉   長的時間。

可惜,聖經中的六天順序完全搞錯了,把間隔時間拉得再長也無濟於事。

〉   3、七天創造論:上帝在六天內創造萬物。

這一論最愚昧。

〉   漸進創造論和七天創造論都承認微進化,但不相信大進化。

想當初,神創論者是連微進化也不承認的,事到如今,微進化早已在實驗室和野外不斷地被觀察到,也就只好承認了。而據我所知,相信七天創造論的人很多是連微進化也不承認。實際上,在近年來大進化也開始在實驗室被觀察到了,只不過對神創論者來說,還得再堅持一陣才會有人轉向吧。對他們來說,信仰是比証據更重要的。

--------------------------------------------------------------------------------

(三)﹝一樂﹞“無神進化”與“有神創造”同為信仰

   舟子兄明鑒。樂在提到“封閉的自然系統”時,心中想著自然主義的哲學觀,其實是隱含著“一切都應服膺於自然律”這一前提的。這里需要處理的一個問題是,進化是不是一個自然律,也就是說自然是否無時無刻地在試圖進化。對此問題的回答似乎是“否”的,舟子兄好像也曾撰文討論過“進化”與“演化”。如果是這樣的話,自然律所扮演的就是一個“看門人”的角色──一切事物都不可違反自然律,而演化的動因就是概率的偶然碰撞。現對“無神進化論”和“有神創造論”做如下定義,大伙兒是否滿意?

   無神進化論:認為自然(宇宙)是一個封閉系統(此處的“封閉”與空間上的有限與無限無關),不存在任何外來的干涉(一切僅而且必須服膺於自然律)。星球、生物、人類的產生純屬偶然﹔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導致了今天這個理性、秩序的世界。

   有神創造論:認為自然(宇宙)并非封閉系統,有外在力量的介入。星球、生物、人類的產生并非偶然﹔理性、智慧的創造者創造了這個理性、秩序的世界。

此處的尷尬在於,其動因到底是“概率的偶然碰撞”還是“智慧的創造”都是無法進行科學証明的。二者同時落入信仰(或相信)的領域。再多的考古發現、再多的實驗數據也不能証明當初是“概率的偶然碰撞”或是“智慧的創造”,人們只能各自基於理性,審視二者的合理性,選擇相信那一個。而“基於理性”卻深受各自世界觀、價值觀的影響。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經常觀察到觀點對立的雙方同時對一個“發現”喝彩,并聲稱該發現支持自己的論點。無他,世界觀使然。但人的世界觀并非靜止不變的,這就是為什麼許多持“無神進化”觀點的人,接受基督信仰後,便改持“有神創造”觀。

--------------------------------------------------------------------------------

(四)﹝方舟子﹞

〉  舟子兄明鑒。樂在提到“封閉的自然系統”時,心中想著自然主義的哲學
〉觀,其實是隱含著“一切都應服膺於自然律”這一前提的。這里需要處理的一
〉個問題是,進化是不是一個自然律,也就是說自然是否無時無刻地在試圖進化。
〉對此問題的回答似乎是“否”的,舟子兄好像也曾撰文討論過“進化”與“演
〉化”。如果是這樣的話,自然律所扮演的就是一個“看門人”的角色──一切
〉事物都不可違反自然律,而演化的動因就是概率的偶然碰撞。現對“無神進化
〉論”和“有神創造論”做如下定義,大伙兒是否滿意?

一樂肯定記錯了,我在使用“進化”一詞時,跟大陸生物學界一樣,是完全等同於“演化”的,指的都是evolution,不會去區分這兩者。進化當然是一個自然律,是一個無時無刻在發生的自然律,我無法想象能有什麼自然的因素能讓它停止。有些自然律是看門人,告訴你什麼不能發生﹔有的則是向導,告訴你什麼能夠
發生,而自然選擇就是這樣的自然律。概率的偶然碰撞不是進化的動因,而是給進化提供了一個pool,概率的偶然會導致中性的進化(對生物的生存不起影響的進化),比如中性漂移就是如此,但是沒有一個生物學家會認為概率的偶然能夠導致適應性的進化,并不偶然的自然選擇是適應性 進化的已知的唯一動因。

〉  此處的尷尬在於,其動因到底是“概率的偶然碰撞”還是“智慧的創造”都
〉  是無法進行科學証明的。二者同時落入信仰(或相信)的領域。再多的考古
〉  發現、再多的實驗數據也不能証明當初是“概率的偶然碰撞”或是“智慧的
〉  創造”,人們只能各自基於理性,審視二者的合理性,選擇相信那一個。而

“概率的偶然碰撞”是可以在實驗室被觀察、被驗証的,這是一個可証實或否証的科學問題,進化的那些動因,不管是偶然的中性漂移還是不偶然 的自然選擇,都是已經被無數次証實了的,即使是“概率的偶然碰撞”產生生命的過程也是在實驗室被模擬了的。相反的,“智慧的創造”則是一無法驗証的非科學問題,二
者不可混為一談。進化論是純粹的科學。無神論和有神論才是信仰或哲學。我看一樂對無神論和進化論的了解都是從基督教宣傳得來的印象,似乎沒有見過原汁原味的東西。光是通過在網上的爭論來了解無神論和進化論也是遠遠不夠的。

神創論者對進化論一無所知即根據一教的信仰否定進化論,有的人對社會生物學一無所知即根據一“派”的信仰斷定生物學不能研究宗教,還有的人對神經生物學一無所知即根據一己的信仰預言人類永遠無法理解大腦,這些人在本質上都是一樣的,都是把信仰置於科學之上,對自己并不知情的科學新學科缺少一種謙虛的態度,只是狂妄自大,把無數研究進化生物學、社會生物學和神經生物學的生物學家全都視如無物。

宗教自然是社會和心理現象,但是我們只要承認人類不是神創的,而是進化來的,那麼一切的社會和心理現象就不會是天上掉下來的,就有一個從無到有的進化過程,就可以生物學為基礎加以研究。七十年代興起的社會生物學就是根據進化論的原理研究社會心理現象包括宗教的一門學科,我曾經翻譯過其創始人威爾遜的一篇哲學隨筆登在新語絲的譯文增刊。

--------------------------------------------------------------------------------

(五)﹝一樂﹞

   哈哈,查了一下兄的原文,確是弟記錯了。我記得兄反對過“生物逐漸演變,由低級到高級、由簡單到復雜、種類由少到多的發展過程。”這個定義,當初好像有一個台灣朋友提過“進化”與“演化”,就把兩件事兒摻合到一塊兒了。我所講的“進化律”是指“由低級到高級、由簡單到復雜、種類由少到多”的發展規律,認為這樣的規律是不存在的。兄所言的“進化律”是否指“突變、重組導致的生物變化+適者生存+環境的變化”?此“律”確是在自然界與實驗室內都可以觀察到的。其中生物變化和環境變化是動因,“適者生存”為一“靜態”的律。從正面講,“適者生存”挑選適者﹔從反面講,“適者生存”淘汰“不適者”。正是“歷史中”生物和環境的“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在“適者生存”的約束下,偶然產生了今天這個“理性、秩序”的世界。我覺得兄說的一段話尤其好,引述如下:

〉   所有生存過的物種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已滅絕了。這個悲慘的事實說明
〉 了一點:進化是一個隨機的過程,試驗,失敗,再試驗,在失敗。它不是由低
      ︿︿︿︿︿︿︿︿︿︿︿︿︿︿︿︿︿︿︿︿︿︿︿︿ ︿︿︿︿︿
〉 級到高級,也不是由簡單到復雜,更不是種類由少到多。進化沒有目的,沒有
  ︿︿︿︿︿︿︿︿︿︿︿︿︿︿︿︿︿︿︿︿︿︿︿︿ ︿︿︿︿︿︿︿︿︿
〉 方向,也沒有終點。人們往往把進化樹畫成存在著一個從單細胞生物進化到人
  ︿︿︿︿︿︿︿︿
〉 類的主干,把人類作為進化的最終產物置於進化樹的最頂端,這實際上不過是
〉 人類的主觀上的自慰而已。客觀地說,人類的產生是無數偶然事件的結果。如
〉 果在寒武紀的物種大爆發中,最初的弱小的脊椎動物沒能幸存下來,則今天或
〉 許根本不會有脊椎動物﹔如果一種不起眼的魚類不是偶然在魚鰭中長出了骨頭
〉 ,則脊椎動物或許根本不可能登上陸地﹔如果一個巨大的隕石不撞擊地球導致
〉 恐龍的滅絕,則小小的哺乳動物可能根本沒有機會主宰地球﹔而如果在大約四
〉 百萬年前非洲大草原的氣候不變干燥,迫使南方古猿的祖先放棄叢林生活下地
〉 直立行走,則所謂的人類也許不過是另一類猩猩。當我們回顧這一連串的偶然
                        ︿︿︿︿︿︿︿︿︿︿︿︿
〉 事件,有什麼理由認為人類在地球上的產生是必然的呢?
  ︿︿︿︿︿︿︿︿︿︿︿︿︿︿︿︿︿︿︿︿︿︿︿︿
〉 摘自方舟子《進化是什麼》

   實驗室的觀察的確驗証了“概率的偶然碰撞”導致“進化”和“生命產生”的可能性,但驗証這種“可能性”和証明“人類產生的過程確是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的結果”之間還是有相當一段距離的。一個是可能性,一個是歷史過程中的真相。接受“人類的產生是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的結果”,這個“歷史事實”,需要信心,因為它不像物理、化學、生化、……的理論那樣可以在實驗室里重復。

   試圖讀過一些專業性很強的進化論書籍,發現自己這個門外漢是沒有這個功力的,所以我的思考完全是哲學取向的。最基本的考慮就是,有限的人無法避免“上層”(upper stoery)。當人將上帝從上層踢出去以後,必然會將新的替代品放到上層。以自然主義為背景的“無神進化論”因為拒絕智慧的主因,“歷史中概率的偶然”便取而代之,而這種“過去歷史中的偶然”和“樂觀人文主義”的對“將來人類能力的無限信心”全都高高位居上層,無法在今天驗証,落入信仰范疇。套用契可果的話,對它們的接受需要信心的跳躍。

〉  我看一樂對無神論和進化論的了解都是從基督教宣傳得來的印象,似乎沒有
〉  見過原汁原味的東西。光是通過在網上的爭論來了解無神論和進化論也是遠
〉  遠不夠的。

  哈哈,不瞞兄,弟對“進化論”的了解主要是來自於兄的『進化論虛妄嗎?』一書。還有,還有,…,就是問老婆啦。此外嘗試讀潘柏滔的書,因為里面的專業內容太多、太細,沒有讀完整。以前也沒有怎麼讀過基督教宣傳的進化論。雖然從小就跟著父母信,但也是稀里糊涂。五歲時父親因為信仰被抓去坐監後,也沒有人
在信仰上很好地教導。到了90年大學畢業,信仰完全崩潰。在90-92年間,已經走到人生的邊緣,几乎自殺。到了美國,93年以後,開始重新檢討基督教信仰,至終尋到真理,找到人生的歸宿。

--------------------------------------------------------------------------------

(六)﹝方舟子﹞

〉  哈哈,查了一下兄的原文,確是弟記錯了。我記得兄反對過“生物逐漸演變,
〉 由低級到高級、由簡單到復雜、種類由少到多的發展過程。”這個定義,當初
〉 好像有一個台灣朋友提過“進化”與“演化”,就把兩件事兒摻合到一塊兒了。
〉 我所講的“進化律”是指“由低級到高級、由簡單到復雜、種類由少到多”的發
〉 展規律,認為這樣的規律是不存在的。兄所言的“進化律”是否指“突變、重組
〉 導致的生物變化+適者生存+環境的變化”?此“律”確是在自然界與實驗室內
〉 都可以觀察到的。其中生物變化和環境變化是動因,“適者生存”為一“靜態”
〉 的律。從正面講,“適者生存”挑選適者﹔從反面講,“適者生存”淘汰“不適
〉 者”。正是“歷史中”生物和環境的“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在“適者生存”
〉 的約束下,偶然產生了今天這個“理性、秩序”的世界。我覺得兄說的一段話尤
〉 其好,引述如下:

一樂又搞錯了:)。這一次是弄錯了充分和必要條件。存不存在這麼一條“由低級到高級、由簡單到復雜、種類由少到多”或“從單細胞進化到人”的“進步性進化律”(progressive evolution),這是一個哲學問題,不是科學問題,當今大多數生物學家都不接受這個哲學規律。我們承認的進化律是:“高級的、復雜的、種類多的必由低級的、簡單的、種類少的進化而來”或“人必由單細胞進化而來”,這是一個可以驗証的科學問題,也已被反復驗証,而進化論和神創論的分歧就在這一點。“突變、重組導致的生物變化+適者生存+環境的變化”也不是進化律,而是自然選擇規律,僅僅是進化的一個機理,它的成立與否跟進化論的成立與否沒有關系。

〉   實驗室的觀察的確驗証了“概率的偶然碰撞”導致“進化”和“生命產生”
〉 的可能性,但驗証這種“可能性”和証明“人類產生的過程確是非理性、概率的
〉 偶然碰撞的結果”之間還是有相當一段距離的。一個是可能性,一個是歷史過程
〉 中的真相。接受“人類的產生是非理性、概率的偶然碰撞的結果”,這個“歷史
〉 事實”,需要信心,因為它不像物理、化學、生化、……的理論那樣可以在實驗
〉 室里重復。

認為“單細胞生物必定要進化成人類”的確要有信心,但是認為“人類必定是從單細胞生物進化而來”則不需要信心,要的只是証據,而這是可以在實驗室里驗証的(比如,比較人類細胞和單細胞生物的親緣性)

〉  哈哈,不瞞兄,弟對“進化論”的了解主要是來自於兄的『進化論虛妄嗎?』一書。還有,還有,…,就是問老婆啦。此外嘗試讀潘柏滔的書,因為里面的專業內容太多、太細,沒有讀完整。以前也沒有怎麼讀過基督教宣傳的進化論。

既是如此,我把《進化中的進化論》的底稿也給你看看好了,除了第一章與《進化論虛妄嗎》重復,談的是哲學問題,後面几章都是進化論的最新成果和爭議(我們不怕讓神創論者知道我們的爭議:-)), 只不過這是有版權的,請不要傳播,自己看看就行了,歡迎提出問題和意見。

--------------------------------------------------------------------------------

(七)﹝一樂﹞

  網絡使世界變得更小,於是我們就有了更多的朋友。大家在網絡上相識、暢談,大到信仰、價值、政治,小到柴米油鹽,互助互愛,也是人生一大樂事。此次樂與舟子兄討論“無神進化論與有神創造論”,雙方雖然觀點、信仰不同,但在討論中彼此尊重,卻也其樂融融。此一理性、互敬的討論也可稱ACT上良性討論的典范,請舟子兄考慮將這一系列對談(連同此篇)編入『新語絲電子文庫』。

  討論到此,雙方觀點已十分明確,但也無法彼此說服對方。既然討論不為一己之輸贏,乃為彼此真理之尋索,到此討論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網絡討論的一大弊端,就是容易將聯貫性、整體的思考割裂成為思維的片斷,在此樂對自己的思考做一整理,以圖呈其全貌。舟子兄是否也可以將你的思路整理後與此文合為一篇,作為討論的總結?

  一樂的思考:

  論點:“無神進化”與“有神創造”同為信仰。

  說明:一樂作為生物學的門外漢,思考完全是哲學取向的。因為無人反對“有神創造”是信仰,以下陳述的思考是關於“無神進化”是否是信仰。

  思考:
     1.“無神進化論”因為堅持無神,已經進入哲學的范疇。

     2.有限的人無法避免“上層”(upper storey)(當人否認上層時,該否認已經構成上層)。

     3.當智慧的主因被“無神進化論”從上層中拿掉後,“歷史中非理性概率的偶然”便取而代之。

     4.“無神進化論”因研究過去歷史中的進化,此一單一、不可重復的歷史事件,所以不能抽離歷史來看。

     5.“過去的歷史中發生過非理性概率的偶然”因無法在今天重復驗証,所以位居上層。

     6.雖然實驗室中的觀察可以增強信心,但接納“在過去的歷史中卻曾發生過非理性概率的偶然”需要信心。

     7.因為被“歷史中非理性概率的偶然”取代的對等上層是“智慧的主因”,“歷史中非理性概率的偶然”落入信仰范疇。


  另:
  樂雖然是基督徒,卻深深佩服羅素對人“與神無緣”之後的景況的洞察力。

  “人是一些無目標、無前題、無因素的產物﹔
   人的起源、成長、盼望、懼怕、愛與恨、及信仰等等
   不過是原子碰撞的偶然的產品﹔
   沒有任何的火花、英雄行徑、或熾烈的思想和感情
   可使一個生命死後得以存留﹔
   人類歷代的努力、奉獻、耀眼的天才
   都命定要與太陽系一同滅絕﹔
   人類歷史中的一切成就都必被埋在宇宙的廢墟中!
   這一切事,若非無可置疑,也是相當肯定的。

   沒有一種否定這些“事實”的哲學系統可望站立得住。
   只有在這些“真理”的架構中,
   在這十分肯定絕望的堅固基礎上,
   人的靈魂才有望得到建造。”


──『A Free Man′s Worship』

                羅素著,晨鴿選譯

--------------------------------------------------------------------------------

(八)﹝方舟子﹞

“投我以桃,報之以李”是古訓,“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是神訓,兩者本質上是一致的:)新語絲文庫一般收能獨立成篇的文章,我還得看看是不是能整理成一篇對話錄收進去。不過我得說明,我們討論的不是“無神進化論與有神創造論”,而是“進化論與有神創造論(簡稱神創論)”,創造論必定有神,但進化論并不一定就無神。如果在“進化論”之前加“有神”或“無神”,那就成了信仰,不加,才是科學。我可以保証“進化論”的正確,但是我不可以保証“無神進化論”的正確,雖然我是無神論者。信仰有好壞、善惡之分,卻未必有真假之別。但是“進化論和神創論”乃是科學和宗教(或者說迷信)之爭,是有真假之別的,如果是“無神論和有神論”,那就很難說真假了。

正如一切的科學,進化論和神的有無沒有太大的關系,接受進化論的照樣可以信各種各樣的神,反之亦然。但是也正如一切的科學,在進化論中沒有神的位置。我們不去証明神的不存在,但是我們不接受神的存在,這是一切科學學科的共識。如果因此就把進化論貼上無神的標簽,那麼是不是也應該有“無神量子論”“無神相對論”“無神基因論”呢?進化論把神驅逐出了生物界,從此我們對生物現象的解釋再也不需要提到神。但是象一切的科學,進化論無法証明神就不存在了。有神論的進化論者可以說進化是神創立的法則,或者說生物進化的同時神還在悄悄地不為我們覺察地起作用,這些信仰都是無法推翻的。要說明神的存在與否,只能用哲學和邏輯。基本上,我不認為進化論和神創論之爭是學朮之爭,而是教育和普及的問題。對於進化論的問題,就象其它學科的問題一樣,外行的人沒有發言權,這不只是對網上的神創論者而言的,對一切的神創論者都如此。這是一個在學朮界早就完全解決了的問題,學朮界之外是沒什麼可爭的。有人喜歡舉一些科學史上的例子來說明對科學理論不應該盲信,不錯,但是他忘了,所有這些例子都是發生在學朮界內部的,是學朮界內部出現爭議而還未取得一致意見時才能發生的。如果是學朮界與非學朮界發生了爭執,最後証明非學朮界正確的,似乎少有先例。進化論與神創論之爭,就是學朮界與非學朮界之爭。科學當然會出錯,但是科學有自我完善的能力,科學的錯誤總是在科學界內部發現和改正的,科學界之外的人士的插手不會有什麼結果。在科學還不發達的
時候,科學界之外的人士也許能做出什麼科學發現。但是在在科學高度發達、高度專業化的今天,就只有專業人才才對科學問題有發言權了。要是有誰本身不搞生物學,不搞進化論,卻自以為能發現進化論的問題,那在今天絕對是一個夢想。但是對於無神論和有神論之爭,就象政治問題一樣,由於不牽涉到什麼專業知識,倒是誰都可以爭一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