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羅素、懷疑與人文主義
作者: 基甸
最初發表: 華通論壇


羅素

        網友把方舟子翻譯的《我為什麼不是基督徒》這麼長篇大段地貼上聖經板,當然是用來“打擊”基督教信仰的。


        羅素跟基督徒的分歧歸根結底是無神信仰和有神信仰的分歧。所以我基本同意小灶兄一針見血直指羅大師“先設”的反駁。真要說“視角寬度”,羅跟基督徒應該沒有什麼上下之分,因為持有神信仰的朋友一樣可以說『(羅素的“先設”)的基礎則往往是某些不容置疑的斷言,例如“上帝不存在”和“啟示絕不可能”等等,把自己局限於某一范式之內......』--這一點上我認為最多算是“打個平手”。


        羅素在知識論、“邏輯原子論”等方面對哲學史有所貢獻,他寫的《西方哲學史》據說也很好看。羅被人尊為一代哲學宗師,加上到過中國,對中國文化、對東方文明有一些好感,所以很受一些崇尚西方哲學的同胞歡迎。然而如果他真正能被稱為“一代宗師”,他對基督教的“批判”也不能算是主要的“功績”。羅素對基督教的反感溢於言。一般讀者也許很容易被其出色的筆調和自信的風格所吸引折服。然而如果一個人是真正以求真的態度認真看一看象《我為什麼不是基督徒》這樣的東西(原為一演講稿),就會發現羅素其實從來都沒有敢於面對真正的基督徒信仰。他在文中不過是描述了一些自稱是“基督徒”的人的可笑“宗教”,用現今網友的話說,羅反的是某些“基督教徒”,而不是真正的基督教信仰本身﹔而對聖經的內容,除了斷章取義地引用了一些耶穌基督的話而外,大部分時間不過是張冠李戴、混淆割裂,滿足於罵得痛快而已。極端的“情緒化”使得其論証缺少說服力和公允性,雖然其中的“辯才”的確仍然讓人贊嘆。


        羅素對科學的進步能最終改變人性充滿了信心。但是他用“科學”代替“上帝”的信仰并沒有那麼靈驗。而這套東西被某些以“科學”為宗教的人當成“冷寶”,一天到晚“言必稱”地舉起來當令箭,到處護教和“以教反教”,作為嘲笑攻擊對上帝的信仰和信徒的“愚昧沒有思想”的武器,也不會有什麼靈丹妙藥的功效。


懷疑主義


        西方哲學里面的懷疑主義精神是可貴的。然而如果“只破不立”,確實也有難處,因為還是不能解決人類心靈對終極價值的追求的問題。懷疑主義在這個“靈性”的問題上能給我們什麼答案?或者說能把我們引向何方呢?虛無?荒誕?絕望??--“超人”們也許承擔得起,可我們這些芸芸眾生呢?


        抄一段“天韻”樂隊的歌詞(部分)。這首歌曲譜得很不錯,要能和著音樂聽一下效果會好得多:



《給懷疑的你》  詞:葉薇心  曲:徐世賢


懷疑,懷疑,
是你眼里的一個記號,
記載了長久以來的脫逃。
你從哪里來?
要往哪里去?
朋友,朋友停一下流浪的腳。


別說世間沒有真理,
別說生命沒有目標,
如果沒有你就不會尋找,
如果沒有能也不會逃......


你從哪里來?
(﹝背景合唱﹞神愛世人......)
要往哪里去?
(哦神愛你......)
朋友,朋友停一下流浪的腳......
(......神愛世人。)



人文主義


        舟子真要開“傳”“生命的意義、人生的目標”什麼的了?:-)


        科學自然有其價值。關於科學與宗教,尤其是與基督教信仰的關系,這里也有不少舊帖,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先去看看,免得大家翻來復去地重復。不過科學如果越出其應有的位置,要出來指導人生、道德、價值、意義......這樣的“東西”,恐怕難免讓人有“科學教”的感覺。人文主義也是西方哲學的主要流派之一(當然也不是全部),然而如果把它當成“人文教”來“崇拜”,也未必是那麼明智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與科學主義、人文主義那些(盲目)樂觀的“信仰”相反,人類歷史一再提醒我們的,是“人性”問題的不容樂觀的一面,科學不能解決這樣的問題,人文主義也同樣不能提供出路。實際上,人文主義(人本哲學?)在“生命的意義、人生的目標”這樣的事情上能夠提供我們“芸芸眾生”的,只可能是絕對的虛無或者荒誕。據說羅大師晚年寫了篇"New Hopes for a Changing World",其中談到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自我的“三大沖突”,科學與政治可以解決前面兩個,而第三個沖突則需仰賴教育和“宗教”(當然羅大師所說
的“宗教”跟我們所說的不一定一樣--也許可以說一定不一樣吧。照基督徒看,羅既不認識真正信仰的真諦,其倡導的人文“宗教”最終也只有“竹籃打水”的命運。。。)。我自己沒有讀過這篇文章,舟子對老羅這麼熟,也許可以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實際上按照人文主義的信仰,我們對生命、人類。。。只可能是悲觀絕望的。抄一段人文主義者(大師?--原英國人文主義協會會長)H. J. Blackham的話:“人乃是一群盲目湊合的原子的產品,對其將來的命運,沒有預知的先見。更可悲的,任何聰明智慧,任何勇氣熱忱,都不能救人免於死
亡。自古以來,人類一切的努力、一切的愿望、一切的丰功偉績,都將隨著這大千世界同歸於盡。人類聰明才智所建的人間天堂,亦必一同埋葬在這偉大宇宙最後毀滅的廢墟之中。任何哲學都不能推翻這個事實。人類靈魂只能從這些絕對虛無的真理中找到安息!。。。”這是何等的絕望虛無!按照這樣的“人生觀”,生命、人本身不過是一種自然秩序和几率的產物,不過是不斷演變的宇宙當中的偶然、短暫的存在。這樣說來,人生有什麼意義?這樣的哲學、文化、“宗教”、理想。。。又有什麼價值可言?舟子所說“生命的本質沒有意義”和“個體的生命卻可以有意義”是不是到底還是有點矛盾?--我忍不住要請大家去翻那本古老的慨嘆“虛空的虛空”的《傳道書》(舊約)了。。。也許我們當中自命不凡的“超人”可以有這樣的鐵石心腸去“承受荒誕與虛無的快樂”,然而我們這些“一般人們群眾”卻還是有“討一個說法”的“妄念”吧--還有另外的一些,會跟我們當中一些人已經選擇的一樣,選擇那古舊十架上的救恩,選擇“背負十字架的苦難”,也選擇與“道路、真理、生命”的本身產生生命的連結的信仰--她本來包含了多麼大的希望與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