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從阿摩司書和彌迦書看社會秩序

作者:中華福音神學院 吳獻章老師
錄自基督教神學網



        越讀先知書,並拿它與現世代比較,越覺得傳道書說得妙:“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那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傳1:9-10).

        歷史確是會重演的,日光之下實無新事。台灣社會的脫序,可以在舊約先知書中,找到其現象、原因、及警惕,信徒更可以從先知書中得到警惕,並因而得知如何在彎曲悖逆的世代,扮演神兒女該盡的角色。

一。社會敗壞的現象

        舊約先知阿摩司與彌迦,所談到的訊息與台灣的社會非常有關聯。阿摩司所事奉的時代,正是主前八世紀的北國以色列。當時在耶羅波安二世執政下,國勢強盛,僅次於當年所羅門王朝的全盛時期[台灣五十年來的安定,也是近代中國歷史少見的]。政治上,因仇敵亞蘭國被遠方亞述帝國打垮,他收回了以色列的大片故土(王下14:28; 台灣不是也想趁大陸鄧後不穩時期,靠外交走向自主的路線嗎?); 經濟上,因北國座落歐亞非交通及商業要道而坐收漁利[台灣不是想成為國際轉運站嗎?]。問題也因而出現,上流社會生活奢侈浮華:

        “住撒瑪利亞的以色列人躺臥在...鋪繡花毯的榻上...象牙的房屋...你們躺臥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喫群中的羊羔,棚堛漱犢....彈琴鼓瑟唱消閑的歌曲[台灣的KTV?!],為自己製造樂器,如同大衛所造的;以大碗喝酒[台灣一年拜拜吃掉一條高速公路],用上等的油抹身[瘦身、化妝品的生意不是在台灣大行其道嗎?]”(摩3:12,15; 6:4-6)

        但這些富商,卻到處行貪財、敗壞、不義,及欺壓貧困之事,

        “在撒瑪利亞的...城中有何等大的擾亂與欺壓的事[那一天台灣沒有這種新聞?]...以強暴搶奪財物[保安生意在台正興隆著呢!]、積蓄在自己家中的人不知道行正直的事”(摩3:9-10),

 

        以色列的社會敗壞的程度,到了“為一雙鞋賣了窮人...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正如台灣的人口販賣!]”的地步(摩2:6; 8:5-6; );道德上,甚至“父子與同一個女子行淫”(摩2:7; 台灣以往出產妓女外,現則盛產牛郎;就是父親強暴親生女兒,也是屢有所聞的事)。社會正義上,阿摩司是如此形容的:“你們這使公平變為茵蔯、將公義丟棄於地的...你們踐踏貧民,向他們勒索麥子...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摩5:7,11,12),可哀,可歎!

        經濟強,不等於國家強--阿摩司的時代,耶羅波安二世國家強,政治、經濟強,但是社會卻是極其敗壞,因此,表面上看,國家似乎是富裕昇平,壓根兒,汙穢朽爛!因此,北國以色列,正如阿摩司所預言的,“這些人必在被擄的人中首先被擄;舒身的人荒宴之樂必消滅了...那時,若在一房之內剩下十個人,也都必死...耶和華、萬軍之神說:以色列家啊,我必興起一國攻擊你們;他們必欺壓你們”(摩7:7-14). 耶羅波安二世死後三十年,以色列就亡於亞述國了(主前722;王上)。

        從彌迦口中所描繪的猶大,我們看出南國滅亡前的狀況,也可在台灣脫序的社會中,找到蹤影。來看猶大國的社會,您我的心會同先知一樣荒涼的:

        “禍哉,那些在床上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天一發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來了。他們貪圖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他們欺壓人,霸佔房屋和產業...

 

        近來我的民興起如仇敵,從那些安然經過不願打仗之人身上剝去外衣。你們將我民中的婦人從安樂家中趕出[台灣每天有91對夫妻離婚, 40年來離婚率增長三倍!],又將我的榮耀從他們的小孩子盡行奪去[台灣新新人類心靈不健全之一大原因:家庭暴力!]“(彌2:1-9)

 

        在如此光景中,我們比較能體會先知那悲天憫人的心腸--正如在台灣,最難過的人,恐怕是想愛家愛鄉、卻愛不下如此醜陋病態社會,那蒙神憐憫、有神公義聖潔眼光的基督徒了:

        “哀哉!我好像夏天的果子已被收盡,又像摘了葡萄所剩下的,沒有一挂可喫的;我心羨慕初熟的無花果。地上虔誠人滅盡;世間沒有正直人;各人埋伏,要殺人流血,都用網羅獵取弟兄。他們雙手作惡;君王徇情面,審判官要賄賂[在台灣當公義正直的律師,難!];位分大的吐出惡意,都彼此結聯行惡。他們最好的,不過是蒺藜;最正直的,不過是荊棘籬笆....不要倚賴鄰舍;不要信靠密友[台灣哪個政黨沒有分裂的?政友成為政敵,常事!]。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懷中的妻提說。因為,兒子藐視父親;女兒抗拒母親;媳婦抗拒婆婆;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堛漱H[半夜為何還須警察費神,去夜種會、色情場所,勸青少年、甚至為人父母的回家?]”(彌7:1-6)

        結果,“因為撒瑪利亞的傷痕無法醫治,延及猶大和耶路撒冷我民的城門”(彌1:9)。北國亡國的經驗,竟然沒帶給南國猶大警惕,歷史給人類的教訓,是人類不接受歷史的教訓。南國猶大,正如先知彌迦所預言的,於北國亡國後一百多年,也為巴比倫所滅(彌4:10; 王下25章; 代下36章).

 

二。社會敗壞原因

        以色列、猶大的敗亡,可以說是敗亡於兩個最重要的原因:

A.上樑不正下樑歪

        舊約列王時期告訴我們,社會是否脫序、國家命運的安危與否,關鍵在領袖如何。南國的20個王中,僅有八個好王。北國更慘,自從耶羅波安後的二十個王中,沒有一個是為上帝所稱許的。列王紀上下最典型的蓋棺論定用語,是這些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所行的,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事...敬奉巴力,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王上22:52-53)。其中暗利、亞哈,更是敗壞至極(彌6:16; 王上16-22章). 如此國王,邦國如何能平安?

        從先知彌迦的指摘中,我們找到了國家敗壞的一重大原因:上樑不正下樑歪。他們是國之三公:官長、祭司、先知(彌3:1-11). 他們的特色,在台灣的各界領袖都有人呼應著:

        1.專心利己:“首領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雇價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彌3:11)

        2.無正義能力:“我說:雅各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你們要聽!你們不當知道公平麼?你們惡善好惡...你們厭惡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彌3:1,2,9)

        3.與罪惡為伍:“你們喫我民的肉,剝他們的皮,打折他們的骨頭,分成塊子像要下鍋,又像釜中的肉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彌3:3,10).

 

        可怕的是做領袖的,不僅沒扮演“百姓的父母官”,為民服務;反而自私自利,與惡人為伍,陷害忠良。更可怕的,是這些領袖在罪惡中,一起為伍。彌迦記載著,“雅各家的領袖...以色列的官長..首領...祭司...先知”並列(彌3:9-11),用台灣的術語,社會的脫序,一個重大的原因,就是黑白掛鉤,為政者與黑道掛鉤,甚至,為政者為了民主政治的選票,與宗教界掛鉤。因此對於宗教界中不法的行為,如香火變油水、以雄厚財力投入選舉、左右政壇,包庇色情(稀奇的是,從聖經歷史看,淫亂與拜偶像總是連在一起,見民25:1-2;啟2:14, 20),不敢去管,甚至給宗教界許多特權,如給違建者(公開的侵佔國土並破壞生態與水土保持!)就地合法等。這些掛鉤,無形中助長社會淫亂、暴力、工程圍標,使國家競爭力減弱...上樑不正,下樑怎能不歪呢?如此的光景,台灣恐怕不須中共的飛彈,就會被自己的內政敗壞打垮!

B.離棄真神敬拜假神

        本世紀重要的福音派神學家Carl Henry,在他的Gods of this Age or God of the Ages書中指出,二十世紀的西方社會的脫序,是因其離開永世的神(God of the ages), 而靠近今世的假神(gods of this age), 因而產生道德中空,吸引了自然主義(naturalism)、相對主義(relativism)、主觀主義(subjectivism)、異端邪說來毀害本已脆弱的社會根基.

 

        這也正是列王時期南北國的寫照。對南國,阿摩司指責著:“耶和華如此說:猶大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們的刑罰;因為他們厭棄耶和華的訓誨,不遵守他的律例。他們列祖所隨從虛假的偶像使他們走迷了。”(摩2:4)他也指摘北國,說:“以色列人哪,任你們往伯特利去犯罪,到吉甲加增罪過”(摩4:4)。其實北國的成立,就是因為耶羅波安為鞏固北國的政權,而假宗教之手腕,在但與伯特利建祭壇,以切斷以色列人往南國首都耶路撒冷去敬拜真神(王上12章)。其實,阿摩司書一開始就表明:“神從錫安吼叫”(摩1:2),意義非常清楚:神的聖殿在耶路撒冷, 不在耶羅波安所建、用以拜偶像的伯特利及但。因此,“立國”170年來,以色列一直就是離棄神。如此根基,社會怎能不脫序,國家焉能不滅?果然,以色列沒有一個好王,且比猶大國早一百多年被滅!

        反觀華人的社會,長期建立在以儒家五倫、那人與人之間關係上(即便知識分子所心儀的老莊學說--正如林語堂博士所指出--頂多只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推到人與自然之間的層次),此種“敬鬼神而遠之”的人本主義社會,向來能凝聚傳統的農業社會。但隨著政治解嚴後,政治、經濟、文化、道德、家庭的結構逐漸崩潰,傳統的社會結構(二度空間)已不能應付二十世紀末多元化的急遽變遷,且此人文主義並沒有提供二十世紀末人心對靈界需求的本質,遑論對傷害社會道德與家庭倫理的異端邪說,能有分辨、抵抗本事(多年前的不合法的異端,現在搖身一變,大搖大擺地在台灣的舞台上招兵買馬,就是實例)。因此,台灣社會在拜金、享樂、物質主義等等世俗化的侵蝕,自然充滿自私自利、社會混亂、笑貧不笑娼等弊病。更不幸的,全國上下普遍缺乏清楚的神觀[被打傷的大陸鍍金客--關公偶像,無法自救,仍無人醒悟,沒人像基甸父親說:讓偶像為自己爭論吧;士6:31],寶島就成為怪力亂神、荒誕學說的溫床!

三。社會敗壞的出路

        以色列、猶大亡於因離棄神所產生的社會敗壞。台灣如何才能免於重蹈覆轍呢?因版面之故,僅提最重要的幾點:

        A.要徹底的掃黃、掃白、掃黑之外,為政者須與黑道並宗教界斷鉤,且更需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彌迦書6:8),不為了選票的緣故,給宗教界特權[不要期望宗教大師會給社會帶來心靈改造!]。並該促使宗教財產透明化(以堵逃稅),且落實社會關懷,免得成為宗教藉以為詐財的藉口或機會。政府與媒體也不該對特定的宗教界給予偏頗的報導(因而助長迷信與浪費), 反而該扮演積極導向民風的功能。並體認,我們國家的立國根基,不能只建立在二度空間的政治、經濟等上!國家經濟強,不等於國家強!美國憲章的起草人、也是建國功臣的傑佛遜總統的話,值得為政者仔細思量:“國家立國的根基,在於人民信仰上帝”。這句話印證聖經的說法:“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是有福的”(詩33:12).

        B.教會也要積極培養各種專業人才,進入社會各階層的重要關卡位置(多為為政者禱告,特別是為基督徒!不要把他們逼出教會),並統合多方管道,進入新聞媒體,如彌迦質疑國之三公般,向社會領袖提出呼籲,讓不法的事被社會輿論唾棄。此外,教會也該積極地的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投入社區關懷。

        C.積極訓練栽培傳道人,能像阿摩司如火般的傳主的道(摩1-2), 甚至願意為了主的福音付代價--阿摩司在神的引導下,竟然膽敢從猶大國北上,以一個普通的農民兼牧羊人的卑微身份,指責全北國上下敗壞(摩7章)!更要鼓勵優秀的人獻身,去傳揚那真正能整合脫序社會的神的道!

        D.信徒當時時靠近彌迦所預言、那降生在伯利恆作掌權的耶穌(彌5:2; 7:7), 同時,正如阿摩司先知所鼓勵的,隨時預備迎見你我的神(摩4:12),在社會與教會的倒塌之處,以自己被十字架上愛感動過的身體,獻為活祭,堵住其中的破口(摩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