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屬靈爭戰熱潮中的祈禱佈道運動

張慕皚院長



        「祈禱佈道」被譽為最新和最有效的宣教和佈道策略,現正在各地和各種國際性會議中被大力推動,倡導者指出,世界各地域和城鎮,都由撒旦所差派的邪靈專責轄管,這些邪靈致力於破壞神國的發展,因此福音要廣傳,就必要做兩件事,第一,進行屬靈的繪圖(spiritual mapping)的工作,勘查當地邪靈的數目,分佈情況,主要工作和名字等。第二,籍著祈禱驅趕這些邪靈遠離這些地方,當邪靈離開後,當地人便自然歸向主耶穌,教會也就迅速增長。

        這理論的根據有三方面,第一是聖經的根據,這方面倡導人之一的韋拿(Peter Wayner)直言沒有足夠和清楚的聖經根據,經常被引用的經文包括以下幾段﹕以弗所書六12;馬太福音十二24-29;申命記三十二8;但以理書十10-21;約書亞記二十四14;士師記三7;使徒行傳十三6-13;以西結二十八12;啟示錄十七3-5;耶利米書五十一44;列王紀下一2-3;啟示錄九11等。

        第二方面的根據是各地宣教士的見證,特別在南美洲如阿根庭的教會增長都被認定是藉禱告驅趕邪靈的結果。第三Frank Peretti的宗教小說如The Present Darkness Piercing the Darkness等,這些小說提供有關邪靈的組織和運作等,有助於屬靈的繪圖。

        對這可能影響二十一世紀教會深遠的福音策略,我們必須小心去思考和評估。

        一、祈禱佈道運動在推動教會注重為佈道事工和宣教工作禱告是非常值得讚賞的,教會歷史中很多復興運動,帶來教會迅速和可觀的增長,而這些復興和增長都是祈禱所帶來的,但要切記,復興運動的祈禱焦點是祈求神和祂大能的降臨和彰顯,而不是邪靈的對付(這只是次要的關注),很多香港和各地的華人教會在祈禱的生活上都很弱,提倡教會在祈禱上的復興是非常重要的,但焦點一定要清楚。

        二、祈禱佈道顯然是靈恩第三波權能佈道的延伸,也是趕鬼醫治的延伸,人會被邪靈侵擾,國家社會也會被邪靈侵擾,同樣需要趕鬼的禱告,內在醫治的趕鬼用不同的方式去發掘被邪靈侵犯的人而為他們祈禱趕鬼,同樣,祈禱佈道的理念也是用屬靈地圖的繪劃(spiritual mapping)的方法,到處尋找應被驅趕的地域邪靈。

  研究聖經的學者一而再的指出,基督從來沒有主動的去尋找被鬼附的人去為他們趕鬼,總是當邪靈污鬼顯露自己或邪靈附身的人被帶到主面前,祂才驅趕牠們。保羅在腓立比時,有一被巫鬼所附的使女跟著他大叫,過了多日,保羅才不耐煩地把鬼趕出去,為何主耶穌和保羅都不主動找鬼來趕?第一、這顯示在初期教會的福音策略中,對付邪靈並非重要的工作;第二、特別在保羅的例子中,他要刻意帶出一個信息﹕撒旦並沒有重要的地位,對付邪靈在福音工作上並非主要的;第三、教會的福音策略應以正面和積極的傳揚真理和栽培信徒為主,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三章中所講稗子的比喻就帶出了這方面的信息。僕人要求拔出稗子,主人卻要他們專注於正面的耕耘上,這也是今天神對教會的要求﹕要專注於傳福音和栽培信徒,不是尋找邪靈去對付,但邪靈的勢力一旦浮現,教會也應好好的去對付。

        三、地域邪靈的觀念沒有歷史的根據,意思就是說,過去二千年來,將禱告驅趕地域邪靈作為傳福音的主要策略是史無前例的,過去傳福音都是以傳揚基督,高舉十架救贖為基本方式。韋拿亦承認曾遍覽群籍,嘗試尋求先例而無所獲,提及地域邪靈的書實在絕無僅有。

  如果祈禱佈道是教會首要的福音策略,而過去二千年的教會都未能從聖經中發掘出這種重要策略來,那麼我們只可以提出三個主要的可能性。第一﹕聖經對這麼重要的傳福音策略實在提示得不清楚;第二、這也可能是教會在過去二千年在真理上的愚昧無知,走錯了傳福音的路,相信很少人對這兩答案感到滿意。最大的可能性應該是聖經並沒有教導這種策略。我們應該坦誠承認,地域邪靈的觀念,就如「聖靈擊倒」和「內在醫治」是沒有聖經和歷史根據的。

        四、傳福音在新約時代和教會歷史中,都以傳揚基督,高舉十架救贖為方法: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宣稱:「……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宣告)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哥林多前書二2)。在提多書的開始,保羅同樣清楚地交代他傳福音的策略﹕「在萬古之先所應許的永生,到了日期,藉著傳揚的工夫,把祂的道顯明了,這傳揚的責任,是按箸神我們救主的命令交托我。」(提多書一2-3)。如果對付地域邪靈在福音的工作上有如此關鍵性的作用,保羅在討論福音策略上完全沒有提及,是十分令人不解的,福音策略的焦點應放在高舉基督而不是放在對付撒旦,這是聖經清楚的提示。

        五、對付地域邪靈的觀念在福音策略上給予撒旦太高地位,這理論指出,一旦撒旦在地域上和社會制度上的勢力被禱告所粉碎,人就渴慕聆聽福音,依從聖靈的帶領,歸向基督,這種說法大大低貶了神的主權,基督十架的大能和聖靈的工作,同時亦忽視了人的罪性。聖經告我們「世界」、「肉體」和「撒旦」都是福音的攔阻,我們要對付的,不應單是撒旦。

        六、這運動的根據並非聖經清楚的教導或歷史上的例證,而是近代局部地區的個案,特別是阿根庭的情況;很多支持者以為,這傳福音的方法在某些地方行得通,帶來教會的興旺;故此必定是合符真理的,後果好,不一定方法就是好的(The end does not justify the means)。回教徒曾經一手可蘭經,一手拿刀傳教而得到美好果效;這不等於這樣做法是對的,有些異端邪教用「屬天的欺騙」(heavenly deception)帶來龐大的收入,不等於他們的方法可以接納。

  還有,這運動沒有提及一些用這策略而不成功的例子,同時也不要忘記,新約時代和歷史上,傳統傳福音的方法並沒有注重地域邪靈的對付,也帶來了很多福音的果子。事實上,一種傳福音的方法在某一地區產生果效,在另一個地區則不一定產生同樣的功效。就阿根庭而言,過去和現在很多福音派的福音工作,並沒有用這方法佈道,也得到同樣的果效。

結語

        今天注重驅趕邪靈的祈禱佈道運動,並沒有足夠的聖經和歷史的根據,如果在某些地區獲得成功,最多只可以被接納為現代傳福音的種模式和策略,算是一項例外的策略,將它提升為放諸四海而準的一項常規性福音策略則是一種冒險的嘗試﹕這明顯是福音二千運動的意圖,這是教會應該正視的問題。就讓這祈禱佈道運動提醒我們多為福音工作禱告,並多關注邪靈在這末世時代的破壞工作,而傳揚基督,高舉十架應被視為聖經清楚教導的福音策略,萬不能被任何新興的策略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