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所認識的倪柝聲精神

邵遵瀾


「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當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

「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什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考。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腓立比書四章八~九節

「因為經上說:『看哪!我把所揀選所寶貴的房角石,安放在錫安,信靠他的人必不至於羞愧。』所以他在你們信的人就為寶貴,在那不信的人有話說:『匠人所棄的石頭已作了房角的頭塊石頭。』又說:『作了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彼得前書二章六~八節

壹、前言

        一九七二年六月一日,一代屬靈偉人——主僕倪柝聲弟兄殉道於中共監獄。直到今日,他的影響波及還在繼續擴散中,其中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我願在此和各位客觀地看一看。

        我們常說不可絆倒人,但是主耶穌這塊 「石頭」,對有些人是房角石,對有些人卻是絆腳石。為什麼呢?倒不是因為主耶穌有什麼不同,而是因為別人對他的態度有所不同。同樣,在許多主僕身上,也有類似的情形,自然倪柝聲弟兄也不例外。從他得幫助的大有人在,因著他而絆倒的也不是沒有。因此,我們必須對倪柝聲弟兄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免得我們跟著別人絆倒。

        照我目前所知,有四本他的傳記:一本是陳終道牧師所寫的《我的舅父倪柝聲》,這本是比較早出版的倪柝聲的傳記。我聽說有一些老一輩聚會所的人,對這本書不太以為然,他們認為陳牧師還是「有所知,有所不知」。另外有兩本是香港聚會所兩位領頭的弟兄陳則信和魏光禧分別寫的。最後一本是英文的,書名叫“Against the Tide”,作者是英國金彌耳醫生(Dr.Kinner)這本篇幅最多,現已有中譯本了。

貳、年譜

一九○三     生於汕頭,(原籍福州)。
一九二○     清楚重生,時年十七歲。
一九二六      春天開始到閩南領會,秋天又到廈門。
一九二七      得肺病,靜養中著《屬靈人》一書,次年六月完成。
一九二八      年初到上海哈同路聚會,此地以後成為全中國聚會所的屬靈中心,年底又重病,經歷神醫而癒。
一九三○~三一      在上海教會打基礎,並積極展開文字工作。
一九三一     十月份開始講「教會真理」,力主一切須照聖經。
一九三二      有英國及美國弟兄會肢體來尋求交通,並擬搜羅入其系統,嚴遭拒絕。
一九三三      首次出國尋求屬靈交通,曾訪問英國、美國、加拿大等地。首吹與英國史百克先生(Mr. Austin Sparks)會晤。互相欽佩,開始此後數十年之靈交。
一九三四      春天回國,召開得勝的聚會,傳出「得勝者」這信息。到今天,聚會所的後輩還很喜欺講得勝者。十月在杭州開第四次得勝聚會,傳出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這一連串的信息。會後被迫結婚,引起軒然大波,以致暫時隱退。
一九三五      秋天北上山東煙臺,與李常受弟兄的工作有些交通。(李弟兄素以師事之。)此時,他也經歷了聖靈的澆灌,影響在煙毫臺教會的復興。回到南方也復興了上海、福州、廈門的聚會。
一九三六      春天在上海建會所,又起風波,因一位老姊妹獻了地要建會所,後來又反悔了。
一九三六      秋天,有一位俞成華醫生是位眼科大夫,也是一位帶職事奉的長老,他推薦了一些所謂「奧秘派」的東西進來,如勞倫斯的《與神同在》,蓋恩夫人的《馨香的沒藥》均於其時引入。(雖然是奧秘派,但也是很屬靈的一些東西,運用得法,還是有幫助的。)
一九三七      抗戰開始,他第二次去英國,只到新加波即折返。
一九三八      兩度出國訪間史百克先生,在丹麥的時候就講「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那是他用英文講的,就有像金彌耳這樣的人把他記錄下來。以後出書,竟風行全球,一直到現在。中文版是翻譯本。
一九三九      七月回國,講「基督的身體」、「十字架的經歷」等信息。八月在上海法租界設置工人之家,接待同工來深造,開始訓練工作的雛型。
一九四○      因顧念眾同工的生活需要,乃辦生化藥廠於上海。此事引起風波極大,使他停止公開事奉達八年之久。在該期間,他返回故鄉福州,在郊外鼓嶺山上購置一些房子,做為訓練同工的基地。
一九四八      抗戰勝利,恢復公開事奉。回到上海,消除了間隔,就開始進行同工訓練,事奉的重點由廣轉入深。每年調訓全國同工四個月。六月到九月舉辦首期訓練,有七十個人參加。
一九四九      舉辦第二期訓練會,參加者增為百位。惜因局勢逆轉,未完而停。
一九四九      曾到香港及臺灣,安排揭示海外工作。
一九五○      元月重返鐵幕,雖經勸阻,他卻不以性命為念。
一九五二      在赴東北瀋陽領會途中被捕,開始失去自由。
一九五五      全國許多同工被捕,聚會都被停了。
一九七一      愛妻率先離世,對他打擊甚大。
一九七二      四月二十二日寫出了最後一封信,大體說到在監獄中仍能喜樂,並勸人喜樂,真為近代之腓立比書。
一九七二      六月一日逝世於紅色獄中,前後被囚十八年或二十年。成為一位忠心至死,以命殉道者。

        以筆者認為,倪弟兄縱然有一百個錯,但是他能夠忠心到底,這一點就值得你我敬佩。

        他在一九二○年得救以後開始服事主,到一九五二年就被囚禁了。其中還要扣掉兩次停止公開事奉,頭一次有一年多,第二次有八年之久,所以他真正公開事奉的時間不過二十年多一點,但他的影響力一直到今天,方興未艾。

參、貢獻

        談到倪弟兄在這半個世紀中,對於中國教會。甚至對全世界教會的貢猷,照我個人所觀察的,大約有下列幾項:

(一) 文字方面

        今天「倪著」充斥全球各地,在臺灣及東南亞各地都不難買到,在歐美也非常風行。有一次我到美國西雅圖,在一間跟聚會所毫無關係的基督教書局中,竟然發現有一個角落,整個書架都是 Watchman Nee的著作,現在已有許多人把他的書翻成英文。一些年輕人受倪弟兄的影響也不小,譬如校園團契有些同工,也從他的書中得到幫助;北美查經班,特別在美東,也有不少人受到影響——指好的影密,比較認識屬靈生命的重要,比較傾慕教會的生活等等。

(二) 教會形態方面

        當初他剛出來的時侯,多半的教會是差會建立的,多半有牧師制度,一般信徒不懂得事奉的責任,倪弟兄就特別提倡身體配搭、全體事奉,採分區、分家、分排的作法,似促進細胞活動。今天很時髦的Group Dynamics 也與此類同。有一位在美國事主多年的傳道人曾對我說:「目前各地提倡的教會增長,其中許多原則,你們聚會所三十年前都在實行了。」我還能回憶到聚會所在臺灣剛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教會的增長。

(三) 對中國教會傳道人方面

        吳勇長老是大家所敬重的主的僕人,去年他去菲律賓宿務基督徒聚會所講道時曾公開表示:「倪弟兄的書,我沒有一本不看的,除了教會真理上有一點問題之外,其他我大體上都能接受。」

        寇世遠弟兄原是臺北南京西路聚會所第四家的弟兄,在那邊配搭過一般時期,相信前前後後也吸收了不少精華。

        曾霖芳牧師是香港海外神學院的創辦人,也是我所敬佩的主內牧兄,他在讀經方面是相當有心得的人。他說:「當初在上海,我坐在倪弟兄下面受教,的確得幫助。」他推崇倪柝聲是中國教會的解經「大師」。這話筆者三十年前曾聽過,那時許多人認為中國教會對讀經最有見地的,老一輩的是賈玉銘,年輕一輩的便是倪柝聲。

        另外,陳仲輝牧師曾告訴筆者,在他去美國讀神學之前,有六年之久在香港聚會所聚會,領受很多。還有許多主內同工,被主重用的,他們都異口同聲承認,從倪柝聲弟兄直接或間接得到不少屬靈的幫助。

(四) 對鐵幕後的教會方面

        大陸變色以後,鐵幕堶扈鈰鰳萵o住的基督徒,許多本來提在聚會所聚會的人。有一位菲律賓的吳弟兄為福音的緣故兩度進入大陸,他告訴我:「因為所有的宗派公會都被打消了,必須每一個人自己活在神面前,神的手做了人沒有做到的工作。那些肢體們能移站立得住,大部分受聚會所的影響,我不是說其中沒有敗類,甚至出賣弟兄、出賣主的也有。」

        在鐵幕高掛以後,大陸那麼多主僕當中,我們較耳熟能詳的,只有兩位剛強站住:王明道和倪柝聲,王明道自己雖在各地領會,但教會只有北平一處;倪析聲在大陸未變色之前,已經拓展到一千個地方教會,信徒約九萬人了,他的影響力,不能說不大。

肆、絆腳石

        許多受倪柝聲弟兄影響的人,態度正確的就從他得了益處,但是卻也有人跌在這塊石頭上,變成他們的絆腳石。這樣絆倒的情形,我姑且把它分為聚會所圈外跟圈內兩班人。

        圈外人有兩種情形:一種就是模仿,存心是好的,想要學習,可惜只學些皮毛和形式。比方說學些聚會所的術語,例如:「追求」、「屬靈」、「摸感覺」這一類。還有學不合作主義,孤芳自賞,自命不凡,這根本是不合乎主心意,不合乎聖經的,老實說,這也不是倪弟兄當初真正的存心。另外一種圈外人的情形,是大罵一番,一味的反對和抵譭。最近有人在某國際性大會、在基督教刊物上都有這類失之於盲目的謾罵。這是很令人扼腕的事。倪弟兄並非完全人,但他對主兒女的貢獻卻也不少,加此不從正面領受,卻從反面攻擊,對其本身而言,算是被絆倒。

        現在說一點圈內的光景。聚會所原先不叫聚會所,乃叫「基督徒聚會處」。一九五一年在臺灣為著與另一同名團體有別才改稱「教會聚會所」。這個團體從倪弟兄一脈相傳,後來與北方的李常受弟兄同工,當大陸變色以後,倪弟兄就留在大陸,李常受則負責海外的工作。

        不幸從一九六二年起,菲律賓、新加坡、臺灣、香港、泰國、印尼等各地相繼分裂。分裂之後,以跟從李常受弟兄的這一批人最多,仍稱為教會聚會所,不跟李弟兄走同路的,在臺灣則有兩個系統,一稱「基督徒聚會」,例如臺北的永康街等,一稱「神的教會」,在臺北體育館旁,以後板橋、基隆等地都有。在海外的則名稱不一致。在菲律賓稱為「基督徒聚會所」,在香港向政府登記是「神的家」,還有稱為「門徒之家」的「證主中心」的,不但名稱各異,連屬靈觀點的尺寸也不相同,真可說是四分五裂了。

        說到這裹,不禁痛心、羞愧。因為當初我們最目空一切,最看不起別人,今天我們最慘,最蒙羞。所以現在有的人起來反對聚會所,要先搞清楚你到底是反對那一派的聚會所,如果皂白不分,一概反對,是頗欠見識的。至於聚會所圈內人,或說倪弟兄屬靈的後輩們絆跌在他這塊石頭上的情形,照我個人所觀察可列舉如下:

(一)特立獨行、孤芳自賞的不合作主義

        四、五十年前倪弟兄剛出來事奉的時候,看兒一般教會的光景有些確是太離譜,太不合聖經了,他不得已就個人遵照經訓,從頭做起,但是他基本精神是尋求合一的(那時各差會的宗派精神比今天強多了。)

        這種事被他的後輩誤用,以為說凡是不合作就是得勝,就是不同流合污。其實教會會長進,你會進步,別人也會進步,而且常是在後的在前,在前的在後。所以不見得永遠不合作就是對的。一切應以基督為準則而分而合。聚會所這一種孤芳自賞、特立獨行的態度,現在已經產生很嚴重的後果。起先是對外,對所有非聚會所的團體,後來就自相分裂。照我個人的分析,今天聚會所這樣分裂不已,其基本原因即在於此。聖經說,種什麼就收什麼,誰把那個分裂的種子種下去,誰就要吃那分裂的惡果。

(二)追求空洞的屬靈

        倪弟兄寫了三大本《屬靈人》,所以大家就追求作屬靈人。開了幾次「得勝聚會」,所以大家就拼命追求做得勝者。原初都是對的,但如今卻演變成一種舵鳥的心理,逃避現實,自我陶醉,說得嚴重一點,是自我麻醉。注重屬靈的說法,屬靈的感覺,屬靈的氣氛,卻缺少實際屬靈的生活。

        「聖靈的感覺」,「恩膏的教訓」誰都不能反對,聚會中有屬靈的氣氛當然是好的,但是一味的以此為追求的目標,然後就自我陶醉在聚會中,聚會完了,回到家不做功課照樣不做功課,不幫媽媽洗碗照樣不幫媽媽洗碗。在菲律賓有些家長傷心的說:我的女兒過去不追求還好,現在一追求什麼都不曉得了。光曉得追求小組、談屬靈書報,家堣偵簳々]不管。缺少屬靈的實際生活,你怎麼證明屬靈的生命呢?

        甚至這幾年聚會所有一個很可怕的現象,就是失去傳福言的熱誠。有些帶頭的人竟然這麼講:「要傳福音,神不會派天使去傳嗎?我們追求作得勝者就好了,基督充滿我們,才有永琲獄靋。」這是多麼傷主的心!其實倪弟兄何嘗不注重傳福音,他在中學剛蒙恩時,就帶領了幾百個同學歸主,其中有些到今天還在事奉神。

(三)讀經的濫唱

        倪弟兄在聖經的字句上下過很深的功夫,看過他著的「讀經之路」便知道。但是他進一步尋求聖經背後隱藏的靈意,就是今天所謂的「靈然解」。聖經是一本屬靈的書,除了字面的意思,字埵瘨◎穔M還有屬靈的涵意。這件事情我跟陳終道牧師好好談過,他也贊同這種正確的靈然解;此外,你聽滕近輝牧師講道,他也常常把一些聖經的字句背後的屬靈意思講出來。我們不要受一般神學的限制,只敢讀聖經的字句意思,不敢挖掘背後的意思,因為怕危險,這種是因噎廢食的態度。

        但我們也不能否認,今天聚會所的後輩們靈然解的程度,已到了靈然「扯」的地步。隨便把自己主觀的看法,自己主觀的經歷,牛頭強對馬嘴,這當然是錯的。我們如果要靈然解,要用「以經解經」的原則,比方說,出埃及記堶掄縐鴘滿u磐石」是指什麼,有一些人不敢靈然解,他們說磐石就是磐石,你不要再多問了,再多問就會有誤解的危險。我們卻敢說「磐石」就是基督,因為哥林多前書第十章第四節明明說,「所喝的就是出於隨著他們的靈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以此類推,這樣的根據很多,我們只要把聖經讀熟了,融會貫通,我們就能有正確的靈然解。

        現在的確有很多不正確的解說充斥各處,因此引起有些人對靈然解的大力抨擊也是難怪。「華福會」中也有人起來抨擊靈然解,會後我馬上請教林道亮博士,他回答說:這是講員沒有說清楚,胡亂加上的當然不對,但正確的靈然解還是對的。

        除了靈意「扯」經之外,聚會所還提倡「直讀、直禱」,例加我們讀約翰福音第一章第一節:「太初有道」,主啊!感謝你!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讚美主,道與神同在了,「道就是神」,哈利路亞,感謝主,道就是神!彼呼此應,這種「直讀、直禱」完全不求解釋,乃是讀經的另一個極端,這也是「讀經的濫唱」。如果我們看倪弟兄寫的東西,看他的傳記,我們無法承認這些是倪弟兄原來的路線。

(四)屬靈權柄的極端運用

        這也是聚會所內部一個絆倒人的情形,我們不能忽略教會是神的家,是基督的身體,當然有其等次和秩序,不過權柄的運用還是有所不同。主耶穌說,你們要為大嗎?去伺候別人;你們要為首嗎?去作眾人的佣人,「這是天國的權柄運用之道。何況權柄是要造就人,不是要敗壞人。彼得說,不要轄制神的群羊,乃要做群羊的榜樣,這些都是聖經中的權柄觀。

        倪弟兄也是講權柄,他第二次停止公開事奉八年之久以後,弟兄姊妹有些後悔,要求他再出來帶領,那時候,他有一個要求,他說:你們要求我帶領,你們得把你這個人交出來,把你的工作交出來,再沒有私人的工作,然後我才能帶領你。這個「交出來」,就是服權柄。

        但是,到了後來,特別在臺灣的聚會所,講權柄講的太過份,講到一個地步,叫做「地位權柄」,就是今天他是長老,他有這個地位,就有這個權柄,且是絕對的,你只要一味的順服就是了。甚至長老之中還有大小次序之分。

        有一個弟兄說:「某弟兄是我的權柄,他講黑的,就是黑的,他講白的,就是白的。」有反應說:「弟兄,我們事奉一個主,你事奉兩個主。」他說:「不!我事奉某弟兄,就是事泰主。」所以成了基督教堶悸漱悒D教,難怪有人說某人成了教皇了!生殺予奪之權大到一個地步,簡直要你死都可以,這是我親身經歷過,我知道我在講什麼。

        當初倪弟兄他的權柄是被動的——我跟你發生多深的關係,是根據你要跟我發生多深的關係;你要跟我緊密配搭,你願多聽我的話,我就多帶領你一點,你要跟我保持泛泛之交,我也就不勉強你就範。這跟以後所演變教會集權而導至分裂,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以上四點,是聚會所圈內的人絆跌的情形,是違背了倪弟兄當初的心意,也是一種屬靈的誤解與誤用。也許其中有一些是倪弟兄無意種下去的種子,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有人相信假如倪弟兄死前得以自由,他將在「工作的再恩」之後再寫一本「工作的三恩」,以調整修正所有的偏差。

伍、榜樣—倪析聲精神

        最後,我把自己所認識倪弟兄真正的精神,或者說是他的屬靈的榜樣,列舉八點如下:

(一)對真理的絕對順服

        他用一種近乎傻的態度來順服真理。尤其是他當初認識主的話,還不那麼完備,但是只要他認為這是主的命令,他就實行。所以可能他搞錯,是因為認識不清,但是他的態度還是對的。舉個例說:他有一時期,讀到林前十一章蒙頭的真理,他認為女人要蒙頭,男人絕對不可以蒙頭,他要求姊妹蒙頭,他自己是男人,就絕對不蒙頭,甚至淋雨晒日都不肯戴帽。就那麼傻。可是他的態度還是可愛的。以後他關於教會的實行上也有一些較極端的表現,我們只能說可能是他認識有所偏差,但是他基本態度還是對的。反觀今天,我們所認識的可能比他當初剛起來的時候進步了,可是我們有沒有他那樣絕對順服真理的心,不顧一切代價來行走「道路」呢?

(二)對聖經勤奮的研讀

        他初期一天讀十九章聖經,一遍又一遍。聽說他清早四點就起來跪在神面前來讀經,讀好幾個小時,所以他的聖經「熟」、「深」、「勻」。他要求弟兄姊妺從年輕時就下工夫讀聖經。凡早期受過他直接或間接帶領的,不論傳道人還是弟兄姐妺,好多都是勤讀聖經的。

(三)對靈命功課的竭力追求

        他開頭學習順服主的時候,有些見證真是感動人。例如婚姻上的見證:他自幼有個青梅竹馬的粉紅知已,得救以後,當看到聖經上講信與不信原不相配的原則時,就竭力勸對方信主,可惜多年未果。到末了,只好拔慧劍斬情綿。此時他作了一首很感人的詩歌:「主愛長闊高深」。多年後,這位小姐終於得救,二人終於結合,成為天道上至死的良伴。

        凡從年輕時代起來侍奉主的人,沒有一個能說:我從來沒有跟同工出過事,磨擦過。當初最常有磨擦的,就是他跟王載博土。因為他們兩個都是領袖人才,王弟兄卻比他大幾歲,使他學了不少順服的功課。當他被同工摒除的時侯,有信徒起來打抱不平,甚至有人要動武打王弟兄,倪弟兄個子高大,就趕快用身體擋住了個子矮小的王載,後來王弟兄很受感動,他們就互相求赦免,以後終因託付不同而分手,那時他因此寫了一首詩:「我若稍微偏離正路」。直到今天,這首詩歌還常幫助那些真願清心跟隨主的人。

        還有關於聖靈充滿、捨己、言語受對付、廉潔各方面,都花了很多功夫學習。他家堳雃鹵,他父親是汕頭海關的負責人,但是他出來事奉主的時侯,率先學走信心的路,不要薪水。在當時,這可不簡單,因為那個時侯,弟兄姊妺懂得奉獻顧念主僕的人太少了,所以經常過看非常艱苦的生活。這些生命的功課都是他認真學過的。

(四)對於神的家所有的豐富盡量吸收

        今天一些聚會所的後輩那種偏狹的情形,完全不是倪弟兄當初的態度。倪柝聲弟兄博覽群書,只要有屬靈的豐富在堶情A他是不管宗派,努力吸取。如蓋恩夫人的著作,慕安得烈的著作都被看重。考門夫人著的荒漠甘泉也是聚會所的老一輩的同工翻譯出來的。倪弟兄他之所以豐富,就是吸取各家之長,不像今天聚會所許多人這樣固步自封。

(五)對福音的負擔與實行

        他中學時代就熱心傅福音,他把同學的名字一個個都列下來,然後一個個代禱,得救的同學數以百計,到了假期,更組織佈道隊到鄉下佈道。以後帶領教會更注重到佈道大計的全盤策略。

(六)對工人訓練的注重

        從一九四○年他就開始買房子,準備訓練基地,然後一九四八年開辦。這是一種專職傳道人的訓練,也是一種回鍋式的訓練。我聽說在福州鼓嶺山上的訓練,有的時候就是調訓基督徒企業家。倪弟兄因為他們愛主,便把天國的異象傳給他們,要他們站在他們的崗位上為主工作。現在我們都知道基督徒管家的職份是何等的重要,但在當時是相當革命性的。

        此外,聚會所向來看重眾信徒的訓練。我記得當初每個禮拜一晚上有事奉聚會,不是光分派工作而已,更是研討一些事奉的重點和屬靈的原則,相當於神學院中的教牧神學一樣,非常實際。每個禮拜二晚上有靈命追求聚會,把屬靈生命的功課:奉獻、對付罪、對付世界、背十字架、話語的學習、聖靈的充滿,一課又一課,講解完了以後追求,是上課式的,與今天「延伸制」神學很相像。每個禮拜四晚上有查經,有一個時期把「聖經要道六十題」全查完了。這就是聚會所的「系統神學」,而且非常詳細。我們也分卷來查,有時一兩年查一卷,逐字逐句的來講,還參照原文。經常的例會已經學校化了,當然訓練是普遍又紮實的。

(七)對教會合一的渴慕

        我們必須承認,他在執行上不免有所偏激、矯枉過正。但是如果我們仔細讀倪弟兄的書「工作的再思」、「教會的路」,就可以發現,當初他的動機不是要分,乃是要合。他認為分宗分派是不應該的,他要打破宗派的藩離,不像以後有些聚會所的傳道人,無論走到那堙A無論早到晚到,一定另起爐灶,絕不跟人合作。這絕不是真的倪柝聲精神。

(八)對信徒全體事奉的強調

        他對於教會的建立,強調「成全聖徒各盡其職」,也就是全體事奉。他說,「你們不要以為我反對牧師,我沒有反對牧師,我反而尊敬牧師,我所反對的是牧師制度。」所謂的牧師制度,就是在神兒女中間分階級,有的是聖品的,有的是平信徒,聖品階級包辦事奉,平信徒只有跟的份兒,最多客串一下,幫點忙,這是不合乎聖經原則的。這是天主教堛瑪簻r,更正教沒有把它完全更正。

        彼得說,我們都是君尊的祭司,神的兒女當中不應該分等級。今天各處華人教會,牧師的頭銜還在,但是很多教會都覺悟到教會的事奉是大家的事,單靠一個、兩個牧師傳道,絕對不會成功的。這種可喜的進步,倪弟兄在其中不無貢獻,至少,他是個起帶頭作用者。

陸、結語

        基督的身體何其豐富而偉大,各個肢體或大或小都彰顯了她的一部份。我們若能互相借鏡取法,截長補短,將是多麼美好!倪柝聲弟兄已經離世了,他的功過,自有主耶穌親自評定。而你我還活在世上者,應如何向主效忠呢?答案留給每一位自已去決定吧!

[主後一九七七年六月一日講於臺北校園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