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屎神

        話說在某一個空間,有一位神。祂是位愛藝術、搞創作的仁兄。


        有一次祂要創造天地,要創造一群和祂差不多的「小神」,也就是一種叫做 Homo Sapiens(中譯:智慧人種)的生物:畢竟作為一位全能者,祂常常都感受到無敵的寂寞。忠心的天使只會任祂勞力,邪惡的魔鬼則只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盲目的對抗,但祂想有些懂藝術、曉創作的傢伙和祂談心。


        只是人比萬物尊貴多了,而尊貴則又是「難以服侍」的代名詞,祂一直都不知道如何安置他們。畢竟,祂既想人能活命,但又不想他們的生活會像住在靈界的那些傢伙般沉悶。結果費了不少「腦力」,祂終於發揮小宇宙力量,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創造--屎!


        祂創造了屎、叫屎化為肥土、讓蔬果五穀於肥土上茁莊成長、教人用蔬果五穀製造美食、讓人可以拉屎後蓄糞種田...神對所創造的甚為滿意,連聲叫好,然後對人說:「我稱你為阿屎,你以後就叫我作屎神吧!」


        自此以後,人便在地上以屎為生、一代接一代的生存下去。有時人會教屎神七竅生煙,但同時又叫祂不忍心擊打。人原是「小神」,是天生的藝術家、創作家;他們不及屎神的神聖,不像天使般純潔,也不及魔鬼邪惡,實在是一種複雜的生物。但不論如何,人和屎神總算有良好的關係(偶而吵嘴是難免的了),屎神保守世人,叫世人拉得暢通、也叫蔬果豐收。
只是到了一天,有一些人成為了屎神的祭司,提出了一些人要聖潔的主張。起初屎神高興異常,因為有人在乎和祂的關係。只是祭司當中的那些完美主義者漸漸走火入魔:他們定下了不少規條,叫人這樣那樣,差了一步即會被他們施以重罰。到了最後,他們規定人一定要保持清潔,方可成為聖潔...而屎則因它的異味,竟被他們視為可憎惡之物。自此以後,屎成為一種連提也不可的禁忌,而接觸過屎的人則成了賤民,永不超生。


        自此以後,農夫、清潔工人、渠務工人...等對社會大有貢獻的人,都被人看不起。就是收入豐厚、身負偉大使命的醫生,也因為需要替病人處理痔瘡,為世人所鄙視。自此以後,人類只能過著沒趣的生活:每星期只可以拉一次、每次只可拉三十秒、要是拉肚子的話便要禁食懺悔...而偶而犯禁的人,因常被那些「聖潔人」控訴,或許是因自卑而自甘墜落、或是因規矩太嚴被逼上梁山,不是做了強盜便是當了娼妓,好不悲哀。


        生活愈來愈悶,屎神按捺不住,便親自跑到人間堨h。他見世人因著屎的問題被弄得團團轉,心媦汝坏L們,便四出宣揚祂造屎造人的意義。眾民聽見了祂的教訓,都大感驚訝;祂亦醫好了不少重病的人:他們大便一暢通,病就好了。那些當娼妓強盜的,因能再次「出入平安」,都信了祂,遠離惡行。那時的醫生因被人岐視,只好於診症時開天殺價,以收入作為補償,成了人民公敵:只有屎神肯和祂們交朋友,一起吃飯。不少醫生因而放下工作,四出宣揚屎神的教訓,甚至為了補償昔日的罪行,義務替人醫治便秘。


        眾人都因屎神的作為而喜樂,只有祭司們是例外。他們堅稱屎神的那一套是全盤邪惡的,而事實上他們是妒忌屎神的大能。他們為了「聖潔」的緣故,計劃要殺屎神,不惜用盡一切骯髒的手段。最後,他們甚至拉攏了他們的世仇法西斯黨人,用了法西斯常用的卑劣手段,拘捕屎神、侮辱屎神、折磨屎神、槍斃屎神。


        屎神死了,祂的門徒甚為失落,祭司們放下心頭大石。但是屎神始終是神,而神是不會死的。數日後,屎神睡飽了,便起來找祂的門徒。門徒們大為欣喜,高興得和屎神跳起舞來。
後來屎神返回天上,而祂的門徒則走遍天涯海角,給眾人宣告屎神的好消息。縱是困阻重重,但這消息就是傳開了。不少人因而不再受「不可提屎」那律例的管豁,明白到屎神創世的目的,便快樂地過著有意義、有目標的生活。


        下賤的人成了快活自由人,既得利益者卻受到打擊。世界從此反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