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六四與福音精神

    六四事件至今己十週年了。當年的傷痛也許已經平伏,但是我們不應忘記歷史。我想,現在是時侯反思歷史,於十年前的風波中找到對時代的啟示。

    對於基督徒來說,六四是一場令人難以忘懷的悲劇。當年香港基督教界剛剛醒覺到社會關懷的重要,便全心投入,以行動及禱告支持。只可惜事件以流血鎮壓告終,不少基道徒出現了信心危機、以致傷痕絮絮。可幸的是,不少基督徒於這次事件後注意到中國事工的重要性。於九十年代,教會的中國事工可謂發展至顛峰。十年間關懷中國的機構如雨後春筍一間間的建立起來。而加上中國本土的基督教熱,中國事工的風頭一時無兩。

    可是一些基督徒的觀念實在教人擔心。我在上一個主日便在教會中聽到以下的言論:六四事件後,我們看到中國的希望不在於政治制度,讓中國人得聞福音才是重要的……當然問題不在於傳福音,而在於那一種態度。這種言論使人以為教會見降決中國結構上的問題不果後,便逃避現實,把中國的問題簡化為「國人尚未得救」的廉價答案上。

    國家有如身體,國民有如細胞。國民的個人素質當然是重要的:吃了山埃身體不會變型,但細胞都壞了,人就活不成。要是福音廣傳,每個國民都有良好的生命,那麼國家便有了建康的基礎。只是我們不能忽視結構性的罪惡,國民的個別得救不可能使國家的大政策自然改好:比如人斷了骨,只是使細胞正常生長是不行的。細胞在斷骨附近只可以盲目增長,令骨長得畸型。唯有於結構上改變,利用外科手術把骨駁回,人才可以康復。

    對中國同胞的福音使命和對中國政府的政治訴求,從本質上便是一對活孖寶。我乞不可能重一個輕一個。踏入二十一世紀,教會是可應該思考一下自己在中國的角色呢?南韓教會一直參與國內的民主運動,常與貧苦大眾站卞同一陣線,不少傳道人更因而入獄。現在南韓己實行民主改革,而信徒比例亦為亞洲之冠,有百份之三十之巨。只有與民同行的教會才是復興的教會,我們可以在韓國教會中學到甚麼功課?

    事實上現在己有不少教會機構於中國從事社會服務,亦有機構協助內地教會實踐社關。這實在是一個良好的開始。面對神州大地的廣大禾場,我們需要預備面對一切的挑戰。

(六四十年系列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