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牧師,你好混脹!

你站在那高高的講台上,
台下,
卻是一雙又一雙、
惺忪的睡眼。
你在台上,
高談闊論:
為那串珠道沾沾自喜、
為那三個分段兩個笑話發笑。
可是,
牧師,你好混脹!

你在狠狠批判社會福音,
台下,
卻是一個又一個,
受苦的人民。
你在台上,
視而不見:
為不問世事自以為義、
為守住「最早傳的福音」頤指氣使。
但事實上,
牧師,你好混脹!

你在談啟示錄上的預言,
台下,
卻是一件又一件,
令人痛心的苦難。
你在台上,
心堻蒍滿C
為苦難的「預兆」講得興高采烈,
對住了千萬人的世界存心輕視。
我仍要說,
牧師,你好混脹!

你在那離港的客機上,
機外,
卻是一隻又一隻不知前路的小羊。
在客機內,
你自我開脫:
移民是為了「去美加宣教」,
是因為香港回歸後教會便沒了。
謊言告訴我,
牧師,你好混脹!

你出了一本又一本的小冊子,
世界,
卻已成年了好幾十年。(註:潘霍華語)
小冊子內,
仍百年不變:
視科學理性為邪魔外道,
對時代改變視而不見。
這証明了,
牧師,你好混脹!

你罵我是異端,
只是,
我知道律法是愛人並愛神。
你的話,
依舊乏味:
法利賽的作風你看為不容侵犯,
基督的身體為你的偽善重釘百次。
幸好,
耶和華,不像你、不混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