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基督徒可以讀《哈利波特》嗎?

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轉載自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網站

 

        筆者剛於「新書館」主講「基督徒可以讀《哈利波特》嗎?」與教牧信徒一起探討此課題。筆者嘗試採用思考過程,就《哈利波特》現象看信徒的思考。

 

批判性思考

  閱讀任何書本或觀賞任何電影,受眾需具備獨立思考,而批判性思考是察驗已有資料或主張中包含的意義,分析資料的準確程度、也涉及其中闡釋和邏輯推理。就教內爭議性的《哈利波特》現象來看,此時電郵不斷散播對《哈利波特》的指控,教牧與信徒要查証有關資料的準確程度;筆者翻閱經台北靈糧堂引用與翻譯的資訊:「美國有一位牧師 (David J. Meyer)見狀,心急如焚,在網站上發出緊急呼籲,提醒為人父母及全世界所有基督徒要儆醒,透視惡者的詭計。」

http://www.lasttrumpetministries.org/tracts/tract7.html

  梅爾(Meyer)自稱是「一個巫師。我也是會發出咒語的占星家和算命家。我曾居住在幽暗和神秘的王國上。經由符咒和魔術,我是能夠喚起「控制未知數」的力量,所以能夠在超越星界平面上的夜風飛行。萬聖節是我一年中最喜愛的時間,我又被 Wiccan 巫術王國密謀及吸收。這些是在一九六○年代--當巫術正開始興盛時的事。」接著他有驚人的預知能力 : 「在一九六○年代的十年期間,一九六六年後,有一位名字叫作 J.K. Rowling 的女人出生。這就是在公元二○○○,年以四本稱為「哈利.波特系列」的書來迷住世界的女人。這些書是導向性和指導性的巫術手冊,並設計為娛樂的模式。這四本書是Janet K. Rowling用來教導巫術的書!我知道這些事,因為我曾一度深深地進入那世界。」

http://www.llc.org.tw/look/lookshow1.asp?lookdate=2001/9/30

 

  當筆者瀏覽梅爾 (Meyer)在網上發表的文章如有關聖誕節與復活節,讀者不難發覺他的神學與思想甚為古怪,其中對復活節的見解是匪夷所思!台灣已有信徒指出:「網路上的梅爾對自身經歷所言,我們有無查證的途徑﹖他對巫術的指涉,有無客觀的資料印證﹖梅爾所言是否過於主觀﹖有無因噎廢食的傾向﹖相信以上的問題沒有一項容易作答,但在求證的努力尚未充分之前,教會人士就驟下斷語,說服力自然薄弱。」

  另一位 Robert McGee 的見解就較 David Meyer可信程度高。他認為《哈利波特》叢書描述的巫術是準確的,作者羅琳女士利用奇幻文學形式使讀者天真地接受巫術,並以為此等行為是無害的。

http://www.pastors.com/pcom/specials/HPvsLegacy.asp

創意性思考

  除了批判性思考,我們更需要有創意性思考;而此種思考是作者基於已有的資料或主張,構想新的意念或產物,它著重主動性,並不設框架來衍生不同的方法或新的行動。面對《哈利波特》此類奇幻文學,讀者不能以字面直解書內情節;正如《怎樣閱讀一本書》提醒我們 :「想像文學並不是一種逃避現實世界的作品,思想本身是無價的,想像文學所傳遞的,乃是我們內心深處,比現實世界更真實的一種生命,這種幻想境界足可使我們感受到喜悅和滿足,以及前所未有的感動,閱讀這一類文學作品,本就應該抱有這種獲取更深刻經驗的目標,而且要克服一切阻止我們感受、經驗的障礙。」

  就台北靈糧堂激發《哈利波特》爭論,有一位台灣網友這樣回應 : 「我以一名無宗教信仰者,奇幻文學愛好者,及業餘文字工作者的身份,來看你們基督教會對這本書的意見。我的直覺反應是「你們太龜毛了」…這本書並非什麼「信仰書籍」,是一本「奇幻文學」小說。奇幻文學的世界中,「魔法」是奇幻文學的生命。魔法,是這文學最燦爛的,最特別的元素。沒有魔法,就不算是奇幻文學。

        而由魔法延伸出去的便是神、魔、幻獸、妖精、矮靈等等的幻想族群。」的確,我們就是在《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愛麗絲夢遊記》、《綠野仙蹤》等奇幻文學的薰陶下成長,再如中國《西遊記》、《封神榜》、《聊齋誌異》等,而基督宗教內本仁約翰的《天路歷程》,魯益師的《那里亞記事》、托爾金的《魔戒》(The Lord of Rings) 都是充滿想像空間的著作。

  托爾金 (J.R. Tolkien) 本身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他與魯益師的對話,透過象徵的指涉,引發魯益師歸向基督教信仰。其後魯益師就以奇幻文學或神話表達信仰,他看「神話並非……是被曲解的歷史,也不像一些教士所認為的,是著了魔的幻想,亦非啟蒙時期的哲學家所認為的,是傳教士的謊言。其實,神話,在最佳情況下,是映照在人類想像界中的神道之光,這光雖然有點渙散,卻是真光。」當時理性主義高舉,不少知識分子否定聖經真理,視為不足信,而托爾金與魯益師等牛津學者就以奇幻文學的述事手法,抗拒科學至上的理性主義。歷史的諷刺是當現今進入後現代的故事敘述,對象徵事物甚感興趣,我們有些信徒倒否定神話與象徵。沒有了象徵,我們的信仰,就顯得貧乏蒼白了 !

http://www.family.org/pplace/pi/lotr/A0018586.cfm

解決爭議

  解決問題涉及運用思考技能應付爭議,在綜合上述有關討論的資料後,再決定哪一項是最適合的行動。聖經禁止巫術參與是清楚明確的 (出廿二:18;利十九:31;二十:6;申十八:10;撒上十五:23;代下卅三:6;徒十九:19;啟廿一:8),然而提及巫術與渲染巫術的界線該怎樣釐定?聖經記載掃羅往隱多珥招鬼 (撒上廿八章),而但丁的《神曲》描述地獄與煉獄的可怕景象,我們能否禁絕一切提及邪魔妖道的資訊?

  有人看《哈利波特》一書是「美化了的巫術」,也有人從正面欣賞此書,「是否妖言惑眾,人心中自會有一把評鑑的尺。但至少可以幫助孩子們知道有個毫無止境的空間可以遊戲,它帶給e世代心靈苦悶禁錮的人們,創造出許多自由的空間。

當人們在生活壓力下,產生自我防衛與競爭的心理行為時,上帝帶給人們浩瀚的想像創造力,是多麼有趣啊﹗」只是逃避與保護,一味禁看,不一定是上策,也許更合宜是培養下一代的分辨力 !

 

作出抉擇

就《哈利波特》現象,可有四方面的取捨。

個人層面:信徒按良心行事,或吃或不吃 (林前8-10章; 羅14章)。認為看此書與影片沒問題的,毋須論斷不看的;認為看此書良心有不安的,也毋須論斷參與的,互相尊重。

父母層面:假若父母認為孩子不宜觀看書本或電影,父母有責任看守孩子;若父母認為孩子已成熟閱覽,可參考基督徒作者 Connie Neal 意見,幫助孩童分辨虛假與真實。
http://www.connieneal.com/parentsmovieguide.htm

教牧層面:筆者反對教牧在講壇或崇拜中就《哈利波特》現象,作贊成或反對的指示。假若有信徒私下詢問,筆者樂於解答,教牧不宜養懶信徒腦袋,造成信徒不用思考,事無大小要看教會的立場。我們是否倒退到宗教改革之前,信徒皆祭司已經失落了 ?

社會層面:教會根本不宜攻擊《哈利波特》,要求禁制,只會造成教會失分,令教外人看基督徒是思想封閉與缺乏想像力。

  求主賜下理性的智慧與兼容的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