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為何要看/不要看

 

        在過去幾個月,基督教界內出現過兩次與閱讀有關的爭論。其中一次是關於基督徒應否看《哈利波特》,另一次則是關於《雅比斯的禱告》。筆者無意探討兩書的優劣,只是想藉此機會反省信徒求知的心態。

        當《哈利波特》熱潮興起之際,有部份基督徒認為該書的內容涉及巫術,因而反對信徒閱讀該書,有一些宗派甚至下令禁止信徒接觸《哈利波特》。後來有一些比較開明的基督徒為該書辯護,認為該書值得一看,旋即有人於《時代論壇》質疑這是否讓步太多。

        而《雅比斯的禱告》一書在出版之際,已為不少名牧者所推介。不少教會的講台都有推許過這本書籍,而信徒群體也有很好的反應:很快《雅比斯的禱告》一書便賣個滿堂紅,成為基督教界的熱門話題。然而,不久後便有人撰文指出該書的錯謬,認為該書曲解聖經。

        這兩本書,一本是世俗圖書、另一本是基督教書籍;一本被一些牧者反對、另一本則為牧者所推介。兩本書的內容與際遇都看似不同,兩者到最後卻都被人批評與信仰有衝突,兩件事件可謂是相映成趣。

 

誰有鑑定的權威?

        《哈利波特》與《雅比斯的禱告》兩書,一本被列為禁書、另一本卻被人推崇。兩本書的際遇並不相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兩者都被牧者賦予了一個評價。本來牧者評價某事,並沒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之處。值得驚奇的是,不少信徒完全認同了牧者的評價,牧者推介的便蜂擁而上的去看、牧者禁止的避之則吉之餘還要大肆攻擊。

        然而,《雅比斯的禱告》一書雖為眾牧者所推介,最後我們卻看到不少關於本書的批評。雖然那並不代表該書有問題,但至少我們可以肯定《雅比斯的禱告》不乏爭議性。假如我們進一步去想,我們會發現幾乎每一本書都會有可爭議之處。有那一本書是完全安全的呢?再進一步想,當時某些教牧因《哈利波特》的內容與信仰衝突而將之禁絕,又是否恰當呢?

        本人並不反對牧者推介或反對任何書籍,本人反對的是那種將一己之見化為權威的現象。在《雅比斯的禱告》一事中我們可以看到牧者也可能會有錯,或至少牧者的一面之辭並不能代表多元化的真相。假如教牧要將他們的意見視為官方立場,並要求弟兄姊妹們跟從,恐怕弟兄姊妹們最後順服的不是真理、而是權威。

        反過來說,倘若弟兄姊妹聽取過牧者的意見,卻沒有真正的去閱讀、去思考,反而是以牧者的思見當作成真理的準繩,我得說這種作風是敵擋真理的。當弟兄姊妹們懶於閱讀、疏於思考,倚賴牧者作為他們的代思想者,在某程度上可算是偶像崇拜:因為他們相信的不是真理本身,而是一個斷定真理的權威。

 

不是妥協,是責任!

        而在《哈利波特》事件中,有人指責容許基督徒看此書的論者妥協太多。我對這種講法有很大的保留。

        無疑,假如我們容許信徒看《哈利波特》的原因,只是因為看那書是很好的娛樂、是很好的閱讀體驗,那麼這種看法可算是一種妥協。但是我得指出這並不是容許閱讀《哈利波特》最重要的原因!這種容許,是出於基督徒對文化應有的使命、對求知應有的責任感,而不是向世俗妥協。反之,這種容許是拒絕妥協的,是拒絕向愚昧無知妥協。

        有人說《哈利波特》一書涉及巫術,有一定的危險性,是以應該被禁絕。但是只有《哈利波特》是危險的嗎?坊間有不少書籍,都是本於無神的世俗思想而寫的:當中有不少是都教科書或學術著作。有人說假如基督徒不加思索的閱讀《哈利波特》,他或會有邪靈附身的危險;但是基督徒若不加思索的看其他書籍,他也會有不信的危險!被鬼附的我們可以奉耶穌基督的名趕鬼,但若信的變為不信、也許我們更是束手無策。

        再者有危險性的,又豈止是世俗書刊!《雅比斯的禱告》的事件己告訴我們,屬靈書刊是可以有問題的。不少有名的屬靈巨著,縱使仍屬經典,評論者都能在其中找到無數的錯處、向其提出寫之不盡的批評。即使是作者如何的忠於聖經,偏差仍然會有。假如我們採取禁制的進路,我們該怎麼辦?難道我們只准信徒讀聖經?

        但是我們卻不應如此。首先我們得承認,人類所能寫成的作品皆是稗子麥子並存。倘若我們全盤接收,那當然會中毒。但是倘若我們將之全數丟棄,那又豈不是將嬰兒與洗澡水一併倒掉?假如我們真的有一夥求真的心,我們就該去學會從紛亂的世界中尋找真理:我們閱讀時,務必要吸精華、棄糟粕,讀《哈利波特》如是、讀《雅比斯的禱告》也如是。

        再者,基督徒在世不是要獨善其身,而是要作鹽作光。要作鹽作光,就要與世人對話。我們需要認識世界上敗壞的知識,以使我們懂得迎擊、懂得批判;我們也需要認識世界上有善意的知識、以及世界中尋找真理而又失敗的企圖,以致我們可以找到福音的介入點。這一切一切,都不是關在教會內死讀聖經便能做到的。我們需要多接觸、多認識、多思考,方可以回應到世界的挑戰。

        如此一說,禁制的做法是與見證信仰的要求面違背的。沒錯,任由信徒自行於世界打滾是危險的,但禁制只是自綁手腳的做法。我們認該做的,是建立他們獨立思考、哲思明辨的能力;我們要讓我們的信徒在沒有牧者的情況下,仍然能夠慎思明辨、持守真理。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總結

        看過近幾日於時代講場的討論,筆者不禁有點兒擔心。在《雅比斯的禱告》的事件中,有人指責牧者為何推介一本有問題的書。我卻看到他們的茫然。有人回應謂自己的教會雖沒有推介甚麼書,但氣氛卻不容異見。我得說:這是悲劇。

        即或是在開明的教會,敢於提出相反意見的仍是極少數。似乎我們的文化並不鼓勵獨立思考、亦不贊同挑戰權威。筆者不是鼓勵大家隨意反叛,但卻悲嘆不少人跟隨的是傳統、是權威、是心儀的領袖,而不是真理本身。

        倘若教會真箇期望復興,期望能在這世界做鹽做光,教會不單是要容許信徒獨立思考、更是要大力鼓勵信徒如此作。但願我們的教會,可以尊重理性、鼓勵思考、不懼求知,從而可以讓好思能辯的信徒有機會貢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