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恐同症與恐恐同症

        近日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關於反岐視的會議,令由來已久的同性戀問題爭議再度白熱化。支持同志的一方要求立法反岐視、並聲稱一直以來都受到教會的岐視;反對立法的一方則聲稱他們接納同志,而道德上的評論亦不代表岐視。一直以來,雙方都各執一詞、沒有達成過甚麼共識,而雙方的基督徒也是如此。

        筆者在觀察這場爭論一段時間後,發現同志基督徒與傳統教會的爭論,不少都是源於不瞭解「接納罪人、排斥罪惡」這觀念。前者認為接納等同不定罪:要是你接納我,你便不能說我是有罪的。而後者在口頭上認同這觀念,在實行上卻以「排斥罪人」來「排斥罪惡」。

        筆者如此說,或許是有點以偏概全。畢竟不是所有支持同志或是反對立法的人士皆是如此:至少我認識一些反對立法者真心接納同志、反對傳統教會排斥同志的作風。然而以上的問題卻不只屬少數人:假如雙方都有好一部分人如此誤解,這已足以減少理性對話的可能性。

 

從一段有爭議的經文說起

        在此筆者欲引用一段雙方常爭論的聖經,以指出雙方的盲點: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麼。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哥林多前書69-10

        傳統教會常引用這一段聖經證明同性戀是錯誤的,一些人甚至認為這經文禁止同志參加教會。而同志基督徒則對此強烈反彈,並用各種手法詮釋這段經文以證明同性戀不是罪惡。

        假如雙方都肯認真細看這一段經文,也許能夠減少一些不必要的誤會。雙方或許仍會意見不合,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那樣情緒化。無疑這段經文指出了親男色者不能承受神的國,但他們肯定不是唯一有此下場的人。犯貪婪、辱罵的人也是如此,但不要忘記這兩種罪是如何的普遍、每一個人也許都曾犯過。這後經文指出同性戀是罪惡,但也間接指出同性戀只是眾罪的一種:而我們當中,有誰不是罪人呢?

        根據這段經文,我們當然可以指出同性戀是罪惡:可是我們卻不需要將同性戀視為最嚴重的罪、也沒有必要拒他們於教會之外。假如教會可以心平氣和的引導貪婪、辱罵的弟兄姊妹,關顧他們,為甚麼在面對同性戀者時就要青筋暴現?而倘若同志信徒相信人皆有罪,他們又何必認為指出同性戀是罪等同岐視?指出同性戀有罪,並不等同於指出同性戀是唯一或最壞的罪:同志不過是罪人中的一種,而罪人皆無分彼此、無分高低、皆需要耶穌基督的救贖。他們可以反對這一種說法,但這是神學分岐而非岐視。

不理性的恐同及恐恐同

        然而在現實中,傳統教會卻有不少恐同症(Homophobia)的作風。筆者有一位朋友為了傳福音,曾試圖帶一位同性戀的朋友返教會,可是卻為一位平日頗為開明的導師所阻。這種現象時有聽聞,相信並不罕見。但如上文所述,這並不是平衡做法,也不是最符合聖經原則的做法。

        華人教會素來有忌諱談性之風,即使是談論夫妻房事也會閃閃縮縮,面對關乎性的罪惡自然會有很大的反應。而一般教會也缺乏牧養同志的經驗,不少教牧都畏於牧養同志信徒。然而我們要分清楚甚麼是文化上的偏見、甚麼是聖經的教導:信仰不是用來強化傳統道德觀念、而是應用來更新道德觀。而面對牧養上的困難,教會應裝備自己而非排斥同志。同志縱是罪人,也毋忘你我皆罪人:我們需要教會生活、需要被牧養,同志們也需要!

        另一方面,筆者也發覺同志們也似乎患上了恐恐同症(Homophobia-phobia),對他人對同性戀的看法極為敏感。要是有人不同意他們的講法,他們便視之為岐視、迫害。比如紅十字會不鼓勵曾肛交的男同志捐血,一些同志便力斥此為岐視:他們卻看不到當中的醫學理由(肛交者即使使用安全套,仍較他人容易染上肝炎及愛滋病),也沒有發覺他們不是唯一的(比如一些曾居於英國的人也被勸不要捐血)。似乎在他們眼中,異見者都是企圖迫害他們的恐同症患者,而他們則需要架起戰場格來保護自己。也許他們都曾被傳統教會或其他反同志者所傷害:但不分青紅皂白的抵抗異見者,並不理性,也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總結

        筆者作為福音派的基督徒,也自然比較認同反立法者的觀點。面對一些支持同志者的指責,筆者實在感到無辜。然而令本人更痛心的,卻是傳統教會面對同志問題的錯誤做法:他們的錯誤予人口實,令到反立法的中堅份子處於難堪之境。「接納罪人、排斥罪惡」,是基督在世的作風。但雙方皆甚少人能持此心態,實在叫人感到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