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提高操守 保新聞自由
蔡志森
明光社總幹事


        警方以手銬鎖荌O者,對新聞界來說是一種侮辱,新聞界強烈不滿是理所當然的。但令人遺憾的是,不少市民支持有關做法,對新聞界來說,其實是更大的侮辱﹗

        當記者肩負代表市民監察政府的重任,卻沒有得到授權者的充分支持時,大家必須深切反省問題出在哪堙A否則類似的情G恐怕只會不斷發生。

        筆者當過十年記者,見過不少混亂的採訪場面,我覺得記者和市民在這類問題有幾點必須留意。 


採訪區視線被阻 

        首先,市民必須理解,採訪自由是保障新聞自由的重要基石,過多及不必要的限制,必定會削弱新聞自由。

        一般來說對採訪加以限制不外幾個理由,例如保安(當政要訪港,為了他們的安全,所以要有保安檢查及劃定採訪區)、場地限制(由於地方淺窄,不能容納大批記者四處走動)、聚會性質(避免在一些嚴肅聚會的過程中打擾嘉賓的演講或表演),或是出於執法上的必須(要保存案發現場的環境,避免破壞證物,或是圍捕持械桿匪等)。而任何採訪區的設立必須合理,若是遠離事發地點或是令記者視線受阻,都是不恰當的安排,記者應該據理力爭﹗

        綜觀遮打花園事發當日,警方要記者進入一個視線被阻的採訪區,是值得商榷的,因為他們無法監察雙方在清場時有沒有使用不必要的武力,若只是轉述警方或爭取居權人士對事件的看法並不足夠,記者必須發揮獨立第三者的角色,不應偏幫任何一方。

        其次,市民勿感情用事。今次政府(當然不會是警方自行決定)選擇了保安局長座駕被圍後的大好時機,驅趕在遮打花園駐紮多時的請願者,加上居權問題已困擾香港多年,自然容易得到一些市民的支持。但市民不應因為支持政府的行動,而支持一些危及採訪自由的措施,對於使用手銬鎖荌O者,必須予以譴責。這不僅是為了個別記者討回公道,而是為了維護日後的新聞自由。 


別因支持清場危及採訪自由 

        最後,記者應深切反省。香港記者以「拚搏」見稱,筆者在十年的採訪生涯中,亦見過不少橫衝直撞、妄顧環境的記者(包括撞毀他人物件、踐踏花草、不依交通規例行車、甚至阻礙救援),而少數記者態度囂張,喜歡與人爭吵,令人反感(但必須坦白承認,筆者亦曾因為不滿在採訪安排上太多限制而與負責人爭吵)。

        記者希望知道更多,被訪者則希望避免讓記者得到任何對本身不利的資料,這是一種先天性的對立關係(若果記者與政府官員或被訪者過分友善,市民亦會擔心記者能否客觀持平報道)。為了令市民支持記者繼續發掘真相,傳媒必須提高其專業操守,在採訪和編輯手法上,不能繼續以嘩眾取寵、以偏概全的方式來刺激銷量,否則,當傳媒公信力繼續下降,甚至失去市民的信任和支持,將會助長政府執法機關獲得市民默許,以嚴峻的手法限制採訪活動,進而危害新聞自由﹗ 


傳媒需有值得尊敬的表現 

        在香港,幾乎任何人都可以辦報和當記者,市民總不能無條件接受支持記者就等如支持新聞自由,因此,專業操守是新聞自由的基石,要市民支持新聞界,新聞界亦需要有值得尊敬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