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著了魔的末世論 

作者:牟德林,《今日基督教》總編輯。(Michael G. Maudlin, Managing Editor)
翻譯:薪人



    希特勒是不是敵基督(有些人至今還這麼認為)?戈巴契夫呢 (他額頭上有胎記)?雖然過去幾世紀,教皇一直被更正教列在敵基督榜首;現在卻僅有少數福音派人士,認為他仍是最佳候選人。目前的熱門人選是比爾•蓋茲(Bill Gates)。

    不久之前,我向一位福音派領袖說明,《今日基督教》雜誌,準備慶祝以色列復國五十週年。他聽了很興奮。然後,我告訴他我們計劃探討:時代主義者的末世論(dispensationalist eschatology),如何影響了美國親以色列的立場 (參考《今日基督教》一九九八年十月號特稿「福音派如何成為以色列最好朋友」)。他眉頭一皺,因為那些末世預言圖表、被提影片、辨認敵基督幼年等事件,使他頓覺難堪。他很不悅我們提醒他:這些著了魔的末世觀,正是今日廣受歡迎的基督教特徵。

    今日在福音派領袖、或大學及神學院(包括今日的達拉斯神學院)間,幾乎聽不到所謂末世現象的討論、或但以理的預言解讀。幾年前,你甚至會以為司可福聖經註釋已被棄之不用。但是,一場波斯灣戰爭又將末世論炒熱,有一堆基督教暢銷書解釋伊拉克和海珊(Saddam Hussein),早就出現在聖經預言裡。最近美國基督教出版界,最為暢銷的是一系列災後被提的小說(共七冊),簡直就是時代主義論的肥皂劇。

    我瞭解他為何皺眉頭。這些末世論危言聳聽:使人對長期事工提不起勁,一心專注預言應驗,忽略倫理道德上的關懷(以色列的先知卻從未犯此錯誤);並且樂見社會文化的敗壞和淪喪。事實上,這些問題一點都不值得慶祝。

    還記得第一次讀到啟示錄、描寫眾聖徒在天上敬拜的情形,想到自己也是會眾的一份子,不由得心跳加速。使徒約翰有沒有看到我?我是否也在聖經行列裡?

    我當然是,也一直在神的計劃堙C這是時代主義者的末世論,對信徒最大的貢獻,亦即強調我們所敬拜的神,在歷史上掌權作王、審判列國,並在地上實行祂的旨意。我們的神是歷史和一切的主宰。

    如果神以出人意表的方式讓耶穌回來,我相信很多時代主義論的朋友,一點都不會訝異。畢竟,他們的預言解讀,向來就隨著時勢再三修改。不過,在這些時代論者一幕幕詳細描繪的末世圖中,唯一值得稱許的是他們強烈的信念,確信神正積極裝備教會、等候基督再來。這一點對我們眾人都有益處。

(本文譯自《今日基督教》雜誌,一九九八年十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