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耶穌是誰

 

        顧名思義,基督教是以耶穌基督為其信仰的中心。可是,自耶穌在世的時代開始人類對祂存在著種種誤解。不單在教外,連在基督教會內部也存在著種種的謬論。這問題可不是鬧著玩的:對耶穌種種錯誤的觀念都在瘦化福音的訊息,使基督徒不能活出應有的精采生命。

        在耶穌的時代,猶太人都以為要來到拯救他們的救主─彌賽亞─是位政治強人。當時的猶太人都期望耶穌領導他們趕走羅馬人,重建以色列國。他們的政治在熱不時令耶穌要逃避人群,以免人民強迫祂造反。到了後來耶穌受難的時侯,人群亦隨之而散去了。就是祂的門徒彼得,雖能明白祂的身份是上帝所立的基督,但卻不能接受祂將要受難至死的預言。我們的信仰有時會像猶太人那樣給社會化了,而忘了耶穌與自己本身的關係如何。

        在當代社會,對耶穌的誤解更是層出不窮。一些人以為他是道德家、教育家,以為祂的教訓只是倫理學上的經典。有人視祂為一位偉人,一位能指出人類黑暗面的哲學家,卻不是甚麼神的兒子。一些人常因於其他思想體系中找到與耶穌言論相似的地方,便沾沾自喜、仿如面上帶有榮光。但耶穌真的是這樣嗎?

        由西方傳來的「健康與財富」神學觀,認為耶穌可教信徒疾病痊癒、炒股發大財,而且有求必應─我們可說祂是西洋版(對基督徒來說,則是更靈驗的高級版)的黃大仙。記得在中七時的春節,我曾帶朋友出席某間教會的大型佈道會。那天的題目約為「基督內的平安」,講員講道引用了大量的見證:內容全部都是那些災禍時基督徒倖免於難、異教徒卻求救無門的故事。其中一個故事說於神戶大地震時,基督徒於教堂內平安無事、佛教徒於神舍避難時卻困死於塌下的瓦礫之中。聽了之後我感到十分憤怒─這樣的曲解信仰不是對地震遇害者的侮辱嗎?再者根本沒有聖經或統計學上的証據指出基督徒可免受世間的苦難。那天我沒有好氣,完場後急急離場。(感謝神,我的朋友並沒受那不良見證影響,現在成了虔誠的基督徒。)

        為何在歷史上,關於耶穌的謬論總是沒完沒了?原來耶穌基督身為三一真神之一,是神的獨生兒子。「人中之傑」一類的褒詞用諸祂身上,只會成了侮辱性的眨義詞。因為祂是從天庭降生下凡的,是完全在我們之外的。當祂來到人間,問題就出現了。祂在世上取了卑微的樣式、完全和人類應同,可是祂卻拒絕被納入任何建制或觀念之中。在任何的文化、社會、宗教之中,祂永遠都是一位批判者,即使是最基督教的、「最耶和華的」也不例外。耶穌就是這樣為世人拒絕,信奉耶和華的宗教人仕竟成為除滅耶穌的先鋒。

        耶穌基督是不可能給「私有化」的,但人就是有這樣的妄想。人常常以為耶穌的模樣一定是這樣或某樣:祂一定是像傳統所言蓄鬍子的(曾有一位鬍子長的球員被稱為「耶穌」)、一定是那一類不吃人間煙火的聖潔人物(其實華人教會的信息和佛教離譜地相似)、是頭戴光環的宗教人物(是以耶穌一些關懷社會的言論不時以「靈意解經」處理掉)或是解放人類的政治先驅。(一些人仕會將最普通的經文政治化) 但是這些耶穌的形象全是走了樣的。這些形象,全是片面、零碎和膚淺的,通通不能使耶穌對我們的生命有更深的影響。除非我們真的把耶穌看作又真又活的神、並和祂有進一步的交往,基督徒的信仰帶來的頂多只會是茶餘飯後的話題。沒有經歷過耶穌的信仰,很可能只是形而上的空談、或是把神視作「道德警察」的病態思想而已。

        耶穌基督既是個真實的個體,祂便有自己的思想、情感、言語和表達的方法。要認識祂,單憑己意並不可能:與耶穌交往是一種互動的關係,是需要遷就耶穌的方法的。祂是我們生命之主,我們不能躲避祂,只能坦蕩蕩的與祂面對面。我們只能透過委身,遂漸認識這一位生命之主。

        我們要自省,思想為自己受死的耶穌基督與自己的關係如何,明白自己對這捨生的神究竟有何看法。透過委身,我們確立耶穌基督的主權。不單確立在屬靈的、教會的、內心的事上,而是確立祂於整個世界上的主權。我們要堅持祂在我們身上的主權,在世生活時絕對委身於神的要求。我們不再問「應否去作」、「為何他可以作」,而是要問「愛我的救贖主喜歡我怎樣作」。我們也接納於基督內的弟兄姊妹,彼此相愛,一起以耶穌基督為眾人的主。

        確立耶穌的主權,是一生一世永不停斷的工作、甚至是爭戰。比如人在事事蒙福之際,便容易忘了誰才是主。但我們若常以耶穌為主,我們的生命便會日漸轉變,至終成為眾人及社會的祝福。此乃我們與主相交的目的。

參考書目:楊牧谷,《基本信仰與超凡生命》(文字版),更新資源,頁139至167